天才一秒鐘記住本站:www.nowhii.live 中間是英雄聯盟小說的拼音首字母!你記住了嗎?

“天戰隊在搞什么”后臺,攝影師粱貴已經忍不住要罵了

才3分鐘就丟了三個人頭,打野還直接出現崩盤的節奏

別鬧,別鬧,這可是一萬塊錢啊

李美琦看了一眼一副要罵娘模樣的攝影師粱貴,臉上的笑容加的燦爛了

就是這樣,打出他們ln戰隊的風采來,看他們還有誰敢xiǎo瞧他們ln戰隊

“這白風,真慫,都不敢出來了”吳森大大咧咧的罵了一句。

以前在lpl上的時候,吳森的下路經常是被白風給壓到爆,打得是各種憋屈射不出。

這一局,從一開始白風就被壓到不敢出塔,甚至初連經驗都不敢吃,這讓吳森感覺出了一口惡氣

要知道在此之前,白風所在的下路從來都是沒人壓得住的,像這種直接壓到等級相差、補刀相差的情況非常非常的少

還是余洛晟屙,男槍打得那個叫不虛

余洛晟拿了一血人頭,卻還沒有回去補過裝備。

因此幾次白風都上來強打,試圖將余洛晟的血線給壓下去,保證他的一個安補刀。

只是,面對犀利甩動斧頭的德萊文,余洛晟打得那個叫霸氣,你扔斧頭是吧,老子直接p到你臉上跟你打

對面的輔助蜘蛛要往余洛晟臉上扔蜘蛛的時候,余洛晟便立刻diǎn燈走人,反正我一套技能甩完了,還diǎn了你好幾下,一diǎn虧都不吃

甚至,等級上高一級,幾次對拼下來,都是德萊文傷一些

德萊文的對線能力非常強,幾個斧頭就可以輕松秒掉一些脆皮英雄,但面對雙抗比較高的男槍,對拼起來還真説不好孰弱孰強

“這個男槍膽子好大啊,這樣直接p人臉上,就不怕被天戰隊的輔助蜘蛛給控住,然后直接交代在那里嗎?”

“這叫自信”七巧笑著説道。

七巧發現了,ln教練的的確確是一個沒有被收編到職業中的dǐng尖高手。

和血雕的時候,他就展現出了絲毫不輸給血雕的強悍實力,而面對白風的時候,他的操作和打法相當的自信

白風擅長的英雄里,男槍也算其中之一。很多lp伍的ad、在他面前用男槍,絕對是班門弄斧。

可你見過這種,粗狂到被別人diǎn了一下,就直接往人臉上沖打回一套技能的男槍?

沖白風的臉,國內有幾個ad這樣做

就這勇氣,都已經讓現場很多人豎起了大拇指

“這家伙,打得很保守,好像找不到機會殺他。”吳森開口説道。

余洛晟diǎn了diǎn頭,白風終究是白風,前期那么大的劣勢情況下,竟然往后走也沒有露出什么破綻。

盡管幾次對拼都是白風吃虧,可不知不覺這家伙補刀開始追回來了

“呃,這家伙,補刀比你還穩啊”吳森看了一眼補刀數,發現補刀數量盡量相差補刀10個了。

“恩,他剛才算是利用我跟他拼得那幾波,形中讓我把兵線往他那推,然后他把兵線控制在塔外一diǎn,在那里非常安的發育補刀。”

“不會吧,他這么雞賊??”吳森愣了愣

引誘對拼,利用男槍群體效果,將兵線強行往前壓。

要知道,劣勢方一旦被對方控制了兵線,要想上去補兵是很困難的。

白風非常聰明的利用這diǎn將兵線壓回到自己這邊,保證了自己的發育不再受到限制。

不得不承認,白風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夠保持這份機智,實在難得。

潛移默化中,將劣勢給拉回來,這是白風在下路立于不敗之地的重要技巧,沒有幾把刷子,怎么敢自稱是國內第一ad

“要不,我們回家一趟在來跟他打,你有一個一血優勢,會比他多一個裝備。”吳森説道。

好不容易能夠壓著白風打,吳森説什么也不愿意看到白風一diǎndiǎn將劣勢給補回來要知道每個像吳森這樣的屙絲,天生就對白風這種高富帥妹紙多的帥哥有著一種仇視嫉妒心理

沒別人帥,tnr在l里虐死你總行了吧

余洛晟罵道:“回個毛家,就是一個字,于爆他”

你會控線?

神經病,老子等級比你搞的時候不和你打,什么時候和你打

塔邊上也要和你于到底

在余洛晟眼里,用男槍就是不能跟你將道理

速拔槍

乘著白風補兵的時候,余洛晟依然狂野奔放,再一次直接沖白風的臉

一槍

大號鉛

“這只瘋狗”白風暗罵了一句

哪有男槍這樣打的,誰都知道ad位移技能是不能隨便交的,你這一開始直接沖臉上來是什么意思??

泥菩薩善有幾分火氣,你這樣三番兩次的直接p上來打臉,真以為他白風吃素的嗎

白風的輔助也忍不了了

他們都慫塔區域了,這男槍還這么不講道理,你把大白風當xiǎo學生打不成

輔助蜘蛛知道對面的男槍喜歡p人臉上,然后diǎn燈躲技能。

這一次,輔助蜘蛛就不先用蜘蛛p了,而是直接變成蜘蛛形態,用近身男槍

余洛晟管都不管蜘蛛,就是對著德萊文一陣猛aj

白風非常的聰明,始終站在蜘蛛的后面,對余洛晟的男槍進行輸出,斧頭接得非常的精準,每一次在男槍身上都可以打出非常高的傷害來。

余洛晟血都殘了,依然不退

直接扔出了瞎眼的煙霧,閉掉了德萊文的視野

這個視野卡得非常關鍵,封的是德萊文往后走的路。

白風現在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往后退,步入到煙霧中,失去視野然后龜縮到塔下,另一個就是站在男槍的攻擊范圍里,繼續和男槍對拼,看誰先死

你不得不承認,男槍的被動“純爺們”非常的惡心

戰斗時間越長,他的護甲和魔抗就越高

白風之所以罵余洛晟是一條瘋狗,那是因為同樣用男槍的他很清楚,5級的男槍將會擁有二級被動,這個二級被動的效果就是戰斗時每秒增加diǎn護甲和魔抗

戰斗前,這家伙就故意diǎn了幾下蜘蛛,疊了大概兩三層的被動了,然后仗著護甲多了六七diǎn,直接就pj他德萊文的臉上,一心求于

德萊文的前期輸出是很高,可那也得斧頭多扔出幾次才彰顯得出來,別人男槍跟你拼個幾秒,護甲和魔抗就多出了十幾diǎn了

你到底是和他拼,還是不和他拼??

白風咬了咬牙,5級的男槍確實惡心,要是自己也有5級,白風為你會怕他

計算好血量,白風知道自己再不退,就得死了,他向后退了一步,視野立刻丟失了。

這不能怪他慫,實在是再拼下去,死的絕對是他,況且他身上還有一個虛弱。

進入到塔的范圍,白風感覺自己心里有些堵。

媽的,這ad哪冒出來的,怎么給人一種光腳不怕穿的架勢在打

“白風,xiǎo心”忽然,輔助蜘蛛提醒了一句

白風愣了愣。

xiǎo心什么,難不成這家伙要過塔強殺不成?

煙霧散去,正在往后退的白風猛然的發現后面跟著一只馱著大槍的大漢

“草”

一項文明的白風忍不住罵了一句,這家伙還真要進塔來打,你tn也不看看你自己的血量嗎

就那么一diǎndiǎn血也敢進來

你tn也不看看旁邊嗎,輔助蜘蛛還在那里橫著

這家伙是瘋了吧,這都敢沖進來

輔助蜘蛛急忙變成人形態,他的蜘蛛技能一直留到現在都沒有用,既然男槍要進塔強殺……

一抬手,手上的蜘蛛朝著男槍飛去

白風其實同樣留了一個技能,正是開道飛斧

説實話,他真的沒有想到男槍敢沖塔來殺,可他也不是省油的燈

蜘蛛,開道飛斧交織而過,交織的diǎn正是男槍的位置

“咻”

閃現

余洛晟詭異的一個閃現,竟然是閃現到塔與墻的夾縫位置

兩個技能從他頭dǐng飛過,余洛晟鎮定的抬槍,傾斜的朝著白風的德萊文打出了一槍

“砰砰”

槍管一陣涌動,大號鉛憤怒的飛出,朝著白風刮去

白風愣了愣,眼看血量見底后,慌忙中按出了護盾

一陣冷汗從額頭上滑下

只差一diǎndiǎn,再慢一diǎndiǎn開盾的話,他就被秒了

一怔愣神后,白風也怒了,借著護盾還能夠抵擋一些傷害,回頭就對進塔的余洛晟一陣猛

余洛晟看見白風開盾后,像是心滿意足了一般,后退一步,瀟灑的往后一伸手,抓住了錘石的魂引之燈

身體后滑,余洛晟的男槍瞬間被錘石拉出了塔,根本不給白風還擊的機會,那操作簡直流暢自如,好像一切都設計好的。

“差一diǎn”輔助蜘蛛怒了,看著男槍安出塔,卻是直接追了出去。

變身d一好,輔助蜘蛛變成了蜘蛛形態,直接飛天,撲向了只剩下血皮的男槍

“別去,他還有盾”白風喊了一聲

可惜,白風喊慢了,輔助蜘蛛從天而降,撲向了余洛晟的男槍然后一口咬向了他。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