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本站:www.nowhii.live 中間是英雄聯盟小說的拼音首字母!你記住了嗎?

比賽現場,場觀眾在這個時候伸長了他們的脖子,眼睛一動不動的盯著屏幕。

“唉,長空杰上的太了,dp戰隊的兩人是明顯有所防備,長空杰一上去就被秒殺,看來原本打算gank的血雕是不敢再上了……噢,不得了,血雕竟然直接上了,暈住了宋帝王的木木,一套技能直接帶走了宋帝王。”

血雕打得非常激進,在隊友已經被殺的情況下竟然還敢上。

不過,不得不驚呼前期潘森的傷害,那一套技能打上去,還有半血的木木直接被秒了,就連楚江王的上單鱷魚也在潘森的矛下打掉了不少血量

殘血的潘森開始繞著那厚厚的石壁在逃,進入到三角草叢的時候,楚江王的鱷魚也追了過來。

鱷魚的血量大概還有一半左右,而潘森的血量非常低,藍量非常少了,這種情況下潘森是論如何都得死的。

楚江王的鱷魚墜入到了草叢里,迎面就一個盾牌敲上來,然后一套技能,將鱷魚的血量給打殘了。

楚江王敢進草叢,正是因為他清楚的知道趙庭華的潘森是不可能一套技能帶走自己的,當然潘森的暴擊傷害也著實讓楚江王嚇了一跳。

“你死了”楚江王冷冷一笑。

潘森已經藍見底了,普通攻擊根本不可能殺得死楚江王的鱷魚,反倒是楚江王的下個馬上就好了,追上去一套技能就可以終結掉趙庭華

“趙庭華還是太激進啊,剛才沒有必要上的,他這樣上去是殺了木木,但他自己命也得打上去,給了木木一個助攻不説,自己還被tdn虧大了。”臺下的林東嘀咕道。

事實確實如此,趙庭華的這次出擊太過冒險。

“是啊,他藍都沒有了,有藍的話,再拉扯一陣子,説不定還有機會反殺。”吳森説道。

此時,就看見趙庭華的潘森繞了石壁一圈,往兵線上套,他已經沒血沒藍了,完是死路一條。

忽然,趙庭華停了下來,回頭a了一下鱷魚。

眾人看的一愣,這家伙是臨死前也死得有尊嚴一diǎn嗎,還敢回頭打鱷魚

楚江王的鱷魚順勢也反擊了趙庭華的潘森一下,打算直接帶走潘森,畢竟潘森的血量就是一下普通攻擊的事。

只可惜,潘森這個時候正好刷了他的護盾,那一下普通攻擊被格擋掉了

沒有關系,接一個他就死了。

楚江王按下了打算用屠刃殺死趙庭華,但這個時候趙庭華手速極的按出了閃現,堪堪的躲過了他這個技能。

“沒用的”楚江王對趙庭華的這個閃現不以為然,因為他的馬上就好了,借助正好過來的兵線,他可以擁有兩段位移

這個時候,就看見閃現到兵線上的趙庭華還用普通攻擊a死了一個虛血xiǎo兵。

xiǎo兵死亡的那瞬間,可以看到一道氣旋在趙庭華的潘森身體周圍旋轉,就看見趙庭華的潘森血量和藍量都恢復了那么一diǎndiǎn

就是這么一diǎndiǎn藍量的恢復,潘森猛的回頭,扔出了一發長矛飛擲

畫面逆轉

楚江王的鱷魚都已經飛撲過來了,但在半空中遇上了這一桿長矛,然后這長矛竟然正好帶走了他后的血量

鱷魚死了

讓場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后竟然是鱷魚死了

一片驚叫聲在整個現場回蕩了起來,因為趙庭華剛才那神乎其神的操作讓所有l玩家們頓時有一種要么崩潰要么跪地膜拜的感覺

“我的天啊”大羅看得目瞪口呆,他身旁的xiǎo伙伴們同樣徹底看得語倫次

剛才那個情況,xiǎo學生都看得出來沒血沒藍的潘森是死定了。

偏偏就是那一個神一樣的操作,讓局面逆轉

殘血沒藍被追殺,閃現到兵線上,a死一個虛血的xiǎo兵……升級,藍量恢復一diǎndiǎn,回頭一個飛矛,收走一樣血量不多的鱷魚

幾乎所有人在玩l殘血的時候都會慌不擇路,閃現也絕對是用來逃跑,哪個地球人會想得到這種閃現到兵線上a死一個虛血xiǎo兵、極限升級、極限回藍反殺的操作

一聲雙的,讓場觀眾看得內心久久不能平靜,而被殺死的楚江王同樣是盯著屏幕好久,都法回神了。

在被追殺的時候,還能夠留心自己的經驗條。恐怖的是竟然能夠想到閃現到兵線上,a一個xiǎo兵升級回藍反殺。

這次死,楚江王真的死得心服口服

不知道為什么,趙庭華這一次驚艷的反殺之后,所有將與長空戰隊對抗的戰隊都一陣莫名的冷顫。

有這樣的對手真的太可怕了

第二局,地府戰隊還是輸了。

幾乎所有人都認為第一局的失敗,是因為dp戰隊的下路確實有明顯失誤,才導致了整局的崩盤,到了第二局dp戰隊肯定還會扳回一分,但沒有想到第二局趙庭華依舊apry了場,利用那次上路神乎其神的雙殺,瘋狂的擴大了所有路的優勢。

潘森這個打野英雄在路人局里還能夠見到,但在職業聯賽中并不常見。

趙庭華第一個在lpl之中使用,那從上路殺到中路,又從中路跳大招殺掉下路的霸氣,完人可擋,終dp戰隊輸給了長空戰隊。

往年,都是長空戰隊敗給dp戰隊,大家也習以為常,今年長空戰隊忽然強得離譜,就連地府戰隊也能夠擊敗,讓人實在有些不可思議。

看完兩場比賽后,吳森、林東、周嚴、大羅四人都感覺到了一股壓力,這股壓力正是趙庭華回歸到長空戰隊中所帶來的。

去年他們和長空戰隊打過,他們戰隊的實力應該只能夠説是比天戰隊強一些,而在有了趙庭華之后,這個長空戰隊和之前那個長空戰隊真的是兩個戰隊,地府戰隊每個成員的個人實力都已經很強了,團隊配合讓人挑不出一diǎn毛病,可后還是輸給了長空……

長空今年的強勢,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包括要血洗他們戰隊的l一樣。

現在,基本高的就是長空戰隊,保持著所有的比賽獲勝。

l戰隊這邊將在明天和北京戰隊再次較量,從賽程表來看,勝利的話就是直接面對地府戰隊了

若是能夠打贏地府戰隊,他們同樣是保持著積分高的勝利,后會和長空戰隊在lpl決賽中一決高下

lpl就好像一座山峰,后終究只有兩支隊伍會在山dǐng上相遇。

如今長空戰隊明顯保持著人可擋的趨勢朝著山dǐng上邁進,那么他們l戰隊也一定會爬到那里,然后狠狠的將這個戰隊給從山dǐng上踢下去

回到酒店里,l戰隊眾人發現余洛晟并沒有呆在房間里。

“我去找找他。”林東披了一件大衣就出門了。

打了一個電話,林東在不遠處的人工林邊上找到了一個人坐在昏暗路燈下的余洛晟。

“怎么了?”林東走上前,不解的問道。

“沒什么,我妹過來了一趟。”余洛晟搖了搖頭,將腦子里那些煩心的事給揮去。

“她勸你回去?”林東問道。

“差不多吧,比賽情況怎么樣?”余洛晟問道。

“地府戰隊輸了,兩局都輸了。”林東回答道。

“兩局都輸了?”

這個結果讓余洛晟有些驚訝,以他對地府戰隊的了解,即便是長空戰隊的趙庭華實力大增也不至于兩局都敗了,要知道地府戰隊整個團隊的磨合度太高太高了,是任何一支戰隊都法替代的,他們的強不單表現在個人實力的出眾,表現在他們有一顆其他職業選手根本沒有的穩健、成熟的心態。

林東將局勢大致描述了一遍給余洛晟聽,余洛晟皺起了眉頭,保持了沉默

“本以為擊敗了長空,我們會和地府戰隊在總決賽上一決高下,沒有想到今年會是對抗長空。”余洛晟説道。

長空戰隊和他們的仇怨也只能夠用比賽來解決,只是余洛晟不明白長空戰隊為什么突然變得如此強悍。

“我打聽了一下,聽説許平洋是花了不少錢請了國外的教練來特別訓練,然后用錢使勁的砸,讓長空戰隊沒日沒夜的訓今年的冠軍,許平洋這次是志在必得,因為他想拿下ap聯盟秘長的位置。”林東認真的説道。

ap聯盟可是電子競技重要的一個組織,若是高職位秘長職位落在了許平洋的手中,電子競技在世人眼中會變得加烏煙瘴氣。

賺錢是很重要,但行業的風氣加重要,某些人賺完錢甩手就走,留下一個沒法收拾的爛攤子,但對于要長遠在電子競技發展的他們來説,就苦不堪言

怎么可以士許平洋擔任ap聯盟的秘長,余洛晟説什么也不會答應

“他太天真了有我余洛晟在,他們長空俱樂部這輩子就別想拿到一個冠軍”余洛晟冷冷的説道。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