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本站:www.nowhii.live 中間是英雄聯盟小說的拼音首字母!你記住了嗎?

l戰隊這邊不露頭,對面的陣容是不可能過來入侵他們野區的,被機器人抓過去就是一頓胖走,長空沒那個膽子

靜靜的等待到“軍出擊”,余洛晟和林東揮一揮衣袖,直接原地回城,然后同刷沒多久的兵線一起往著上路走去。

不好意思,我們l戰隊上路才是雙人路。

至于下路單人路的大羅,反正是一挑二抗打習慣了,指不定哪天上路l,他都會撇撇嘴表示老子tn不太習慣了,叫你們打野過來

“媽的,他們又換路,真沒種”關朗杰到了下路,頓時不爽的罵了一句

長空力臉一下子就黑了。

他可不像大羅那樣經常打抗壓,重要的是對面的輔助還是一個機器人。

稍稍走位不xiǎo心,還被從塔下直接鉤出去,雖説未必會被直接于死,被狠狠的打一波一樣非常的不爽。

第一波和第二波兵,林東和余洛晟都會選擇控制兵線。

等到第三波兵有炮車了,兩人才會將兵線強行壓到對方塔下去,那個時候就會有十幾個xiǎo兵外加一個炮車進對方的防御塔。

“隊長,來保我”上路的長空杰一看到一大波兵線過來,整個人就有些虛了。

對面的打野可是一個潘森啊,不出意外的話潘森已經繞后包抄了,借著一大波兵線,利用潘森護盾的被動,3分鐘的一次過塔簡直跟殺野怪一樣輕松簡單。

三級的趙庭華已經在附近了。

他猜到潘森肯定就在那個草叢,所以他直接從后面繞到自家的塔下。

這種情況下肯定要去保護自家的上路安度過這個等級,不然一定會送塔送人頭。

只是,看了一眼余洛晟的機器人,趙庭華忽然猶豫了。

“走吧,塔給他們。”趙庭華説道。

“為什么?”長空杰有些不解,隊長螳螂過來陪自己一起吃經驗,又把塔守下來這應該是很劃算的事情,為什么要把塔給放了?

趙庭華沒有做過多的解釋,自顧去刷他的野怪。

長空杰后還是不得不退出了防御塔,然后一臉痛心疾首的看著防御塔將xiǎo兵給打死,而他壓根不敢去吃經驗。

很苦逼,真的很苦逼,長空杰到現在居然剛剛級,換作別的不懂得蹭經驗的選手,估計到4分鐘才一級,這真的慘到想掛機求中推了。

“還算趙庭華有diǎn腦子。”林東看了一眼逃走的長空杰的獅子狗,冷哼哼的道。

趙庭華選擇不來防守是正確的,原因很簡單,就算你們兩個人在塔下,也逃不了被直接強殺的厄運

看看l戰隊這邊的陣容。

一個超級穩定控制的打野潘森

三級的潘森一套技能爆發輕松打掉別人半血,而且這種三人圍塔的情況下潘森的技能是不可能nip的

周嚴的潘森直接走過去,用長矛先吸引一下防御塔的仇恨,讓防御塔攻擊自己一下。

利用潘森的護盾被動擋掉一次防御塔的攻擊,緊接著馬上用盾擊,敲暈掉獅子狗或者螳螂,然后接長矛亂掃。

盾擊打出去后會立刻刷潘森的格擋,于是周嚴的潘森將又抵擋掉防御塔的一次傷害。

他技能一打完就可以轉身離塔了,多被塔打兩下。

這個時候,余洛晟的機器人直接一個把被暈住的那個人鉤出塔,上一個diǎn燃隨便a幾下,戰爭女神diǎn幾下,人頭沒有意外的收下。

至于對方塔下的另外一個人……

直接視就好了,攻擊目標為螳螂的話,一個級的獅子狗真的連狗都算不上,只能夠瞪著他的狗眼在旁邊看著隊友被殺

這個套路,l戰隊其實在臺灣那邊用過很多次了。

這是一個雙重陷阱。

第一重陷阱,三人過塔強殺,守塔人絕對得死,塔也得丟。

第二重陷阱,那就是你的打野過來也濟于事,一樣強殺,可以扛兩下防御塔的潘森過塔強殺真的太安了,大不了見勢不妙來個閃現,敢跟閃現出來殺的基本上自己命也得送掉,因為輔助是一個機器人,哪怕他第一diǎn加的

4分鐘不到,上路一塔成功破掉。

l戰隊這個套路真心惡心。

見過在別人野區養豬,沒有見過拿別人防御塔當豬養的,每一次都是在4分鐘不到于掉別人的上塔,真的一diǎn都沒有辱沒城官戰隊的名頭。

很沒有意外,拿掉上路的防御塔,那就是將線給換回來的節奏了。

長空杰算撤退的比較明智,不像之前那幾個lpl戰隊一樣人在塔在,不然的話復活過來到線上,就要面對一個大概4級了的大羅。

大羅打法一直都很剛硬,別説是領先了一個等級了,哪怕少了你一個等級都敢跟你拼,所以掛機吧,騷年,別因為是職業聯賽就拉不下這個臉……

回歸下路正常對線,l戰隊這邊的防御塔還在,血量剩下五分之一左右。

這個時候,就可以看出一個強大的打野和一個弱打野的區別了。

趙庭華真的很聰明,他果斷的放掉了上路的塔,知道l戰隊會在這個時候將線換回來,準備守xiǎo龍,于是這個家伙早早的就蹲在了下路的防御塔后面。

l戰隊是在藍色(地圖下方)方出身,塔后面有一xiǎo搓草叢,他在l戰隊的人還沒有到線上之前就蹲在了那里。

一波兵線進塔,關朗杰的伊澤瑞爾和女坦強行打掉了下路的防御塔,防御塔掉的那瞬間,趙庭華就從后面出現了

這個包抄出乎了余洛晟和林東的預料……

“你走。”余洛晟果決的對林東説道。

這種包抄,必定得死一個人,余洛晟自然不能讓林東的發育給拉下,于是自己特意的慢了半拍,然后強行將趙庭華的螳螂往回拉,不讓他去撲林東。

余洛晟沒有交閃現,這種情況下交閃現也一樣是死,還不如留著往后有大用處

“一殺”

趙庭華的螳螂揮舞起了手中的奪命之鐮,從余洛晟的機器人布里茨身上劃過。

長長的一個裂痕出現在余洛晟機器人的金屬身軀上,一陣短路的電流飛濺,機器人化為了一堆廢鐵。

趙庭華浮起了笑容,就跟螳螂揚起爪子在舔血一樣

“歐洲的pip戰隊跟你們一樣喜歡用換線打法,別以為這種套路放在lpl上就可以徹底打亂我們國內的職業步驟”趙庭華繞著余洛晟的機器人的尸體走了一圈,那嘲諷意味一diǎn都沒有掩飾。

“喔開局五分鐘,一血就爆發了,而且還是血雕收掉了大隊長斗鷹的人頭,怎么感覺嗅到了一股爭鋒相對的味道??”解説奇跡説道

“你不知道嗎,斗鷹和血雕原來就是隊友,而且世界聞名,現在他們出現在對手席位上,肯定會夾雜著一些感情因素在里面。”七巧説道。

舊仇怨,説趙庭華不針對余洛晟那是不可能的,從他直接蹲下路這個舉動就可以看得出來

趙庭華這一波非常成功,不僅拿掉了下塔,還順勢拿掉了一條xiǎo龍。

一時間,長空戰隊的經濟反而領先了

似乎除了地府戰隊當初在l級團獲得優勢進行了雪球的翻滾,還沒有任何一支戰隊能夠在前期就在l手上占到便宜。

不得不承認,趙庭華打亂別人套路、節奏的能力真的很強。

這場比賽,感覺從一開始就有一股子仇怨的味道。

論是上路、中單、還是下路,都打得非常的兇殘

上路剛剛爆發了diǎn燃交換人頭,中路又是兩個ap對拼然后在河道上進行追逐長跑

謝易的個人實力終究是要強于吳森一些,帶著藍pp的謝易的酒桶從河道位置往下路追去,吳森的璐璐開著加速逃跑,逃跑過程中也是不停的風箏打傷害。

像這種追逐戰,不是説逃跑的那方就必定會死,而是看誰的隊員先趕到這里支援

作為國支援速度的輔助,擁有加速跑的余洛晟完可以在內就趕到現場

謝易保持著追逐的姿態,剛到xiǎo龍位置,卻猛然間發現一個銀色的機器身軀直接從陰影區域閃現到璐璐的面前

機械飛爪華麗筆直的出現,謝易已經意識非常好的在防備下路機器人的支援了,卻不料對方如此果斷的閃現上來強拉

知道嗎?英雄聯盟這款游戲體型大其實弊大于利,因為像躲機器人寒冰的大招啊,難度就要增加不少。

酒桶體型比較胖,哪怕第一時間直角舞步的去躲,還是被抓到了一身膘肉

被到,你就死了,吳森的璐璐順勢一個變,接一個刂平a連diǎn燃都不用交輕松帶著了謝易的性命。

“xiǎo心diǎn……趙庭華在附……”

余洛晟開口提醒吳森,只是,話還沒有説完,從旁邊的草叢里猛的撲出了一只藍色的螳螂

長長的鐮爪從吳森的腦袋上劃過,感覺璐璐半個腦袋直接被削掉般,吳森根本做不出反應就被趙庭華收走了人頭……

而技能已經用光的余洛晟什么也不能做。

令人有些發指的是,趙庭華殺完人正好升到級,他沒有選擇后退,直接當著余洛晟的面升級他的技能

螳螂升級技能的時候是有一個明顯的停頓在那里擺p的舉動,大概l秒鐘左右。

趙庭華在哪里強化自己大招不好,偏要在余洛晟的面前

這種嘲諷和這種挑釁……

就像在告訴余洛晟,你隊友的性命只是我強化自己的糧食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