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本站:www.nowhii.live 中間是英雄聯盟小說的拼音首字母!你記住了嗎?

離這個半島一大海之隔的大陸,余洛晟卻在苦思冥想著第三局的問題。

第三場直播,韓國那邊擺明了布置好了糞坑讓你跳,到底能不能跳??

已經和觀眾們説好了是打三場,很明顯你要是不打完三場,以一勝一負的形式結束這場有萬人觀看的直播現場,肯定很國內電競圈又會出現各種流言蜚語

這個時候真的不能退縮

問題是,撞上去,必輸,甚至被血虐,這打下去不是自己給自己抹黑抹臭嗎?

這群韓國泡菜棒子,真是不一般的歹毒,給自己設下這么一個惡心的圈套

這種情況下,余洛晟當然得謹慎,第三場的時候也跟觀看直播的友們謊稱自己需要休息一下,調節一下自。

“喂,余洛晟,你這第三場不能開啊,第二局你們也就一個內奸而已,第三局要出了兩,你根本就沒法玩的。而且我聽説阻擊你的人當中有幾個還是韓國一線選手,排到他們的話你要打贏就難了。韓國棒子那邊都在等著看你笑話呢,唉,你就跟直播的觀眾們説一下,大家就抱怨幾句沒啥事的,大不了你跟他們説自己之后再補上一個直播什么什么,總之第三場別打了”謝練達在電話里認真的對余洛晟説道。

“可能也不太好,我要是不打第三場,估計韓棒子那邊一樣會找出噴擊我們的話題來。”余洛晟説道。

“丫的,哪混蛋告得密啊,不把他弄死”大羅罵道。

從謝練達那邊的消息來看,韓棒子那邊是真心實意的要狠狠的整一次中國電子競技了。

如果余洛晟是一個普通職業選手,這種視頻肯定沒有什么意義。問題余洛晟所帶領的隊伍剛在中國lpl拿下了冠軍,代表的是中國強的電子競技選手,在他們韓服地盤打鉆位三盤輸兩盤,再加上他們韓國從來就愛胡亂大肆炒作,肯定會在世界電子競技論壇里面產生非常大的影響。

余洛晟是真心納悶,同時對寒棒子覺得惡心,自己好好打場直播奉獻社會,這些韓棒子居然集體來狙擊自己,你們要是堂堂正正來挑戰,余洛晟就還接了,又不是真的打不過你們,玩起這種手段來,算個毛線球啊

“那該怎么辦啊,第三場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直播這邊有20萬人在等著呢,韓國那邊估計也有人在直播。”大羅在一旁説道。

苦惱,非常的苦惱。

“還繼續嗎?”淺夢發了一個信息,詢問道。

“還在考慮呢。對面那邊擺明了有五十多個職業選手在伺候著我們。”余洛晟説道。

淺夢也保持了沉默。

余洛晟在這里僵持著,很友那邊就鬧意見了,説怎么還不開始。

也不知道為什么,絡都出來這么多年了,還有一些友在絡上那么不當一回事的撒潑。

一有人撒潑,就有人出來正道,然后莫名其妙的就會開始對罵,莫名其妙的引申出地域仇恨來。

在絡上隨意撒潑,就只能夠證明你剛上,還沒享受過這種撒潑不用負責的滋味,所以好別輕易暴露自己……同理,理會那些撒潑的人,一樣説明自己齡不高啊,在保持自己素養的情況下別把絡太當真,把他們都堪稱亂吼的np就好了

“我就納悶了,怎么又開始省罵了,什么河南人怎么的怎么的……”大羅看著那刷屏的聊天。

尼瑪,這打個直播沒開,跟河南人又有什么關系?

“其實就是有人故意在攪屎,這種隨即地域攻擊很容易就引起別人憤怒,這一憤怒就讓這個公公聊天環境變得烏煙瘴氣,要的就是這烏煙瘴氣。”林東説道。

余洛晟此時也頭疼,現在該怎么搞,越拖下去好像越對自己不利啊。

群職業電競圈里,lplk業選手們此時也在群里對此事議論紛紛。

“韓棒子們擺明要坑余隊長,而且還組織出了五十名職業選手來,是誰在后面操縱啊?”太塵風説道。

“誰知道呢。”皓月發了信息。

“我説,這事也關系到我們整個中國電子競技圈啊,大家幾個不能于看著啊”笑忘説話了。

大家也都在關注這件事情,只是在別人家的地盤上……

“話説,哪幾個有去韓服打過排位的,段位鉆ef樣的?”謝練達在群里問道。

“沒打過。”

“我也沒打過,沒什么時間打。”

“我有些號,我幾個朋友在韓服打。”跟大家關系都非常好的黃昏戰隊成員葉狂説道。

德瑪西亞會所里,那些在會所的會員們都知道事情的狀況,罵韓國棒子已經持續好久了。

問題是,德瑪西亞會所這里的人了解真實情況,那些正在通過絡觀看直播的觀眾們呢,就瞧那莫名其妙扯到地域的風氣來看,估計還得有人跳出來嘲諷説余洛晟沒膽子繼續打了,怕輸

“有了,韓棒子他們聚集了五十多個職業選手在那里蹲里,為什么我們這里不能組織一些人來反蹲?”謝練達説道。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説説。”余洛晟急忙問道。

“我估摸大家身邊不少人在韓服都有號,沒號應該也能夠借到,讓他們也一起組成團,等你排位的時候一起跟你排,這樣你這邊排到韓內奸的概率就會變xiǎo很多,而對面也有可能是我們的人”謝練達説道。

謝練達這么一説,大家眼睛一亮

是啊,他們腦蹲自己,自己為什么不能叫人反蹲……玩幾年擼啊擼,這道理怎么沒想通,愧對職業擼啊擼選手這稱號啊

“只是,他們愿意幫忙嗎?”林東説道。

林東感覺國內的電子競技似乎并沒有那么的團結,像這種事韓棒子那邊能夠叫到五十多個職業選手來腦蹲余洛晟,自己這邊那么一號召,到底有多少人會來?

“不試試怎么知道反正我已經叫上我的隊員們去找號了。”謝練達説道

“十分鐘吧,不管能叫到多少人一起排,十分鐘內我們就開。”余洛晟覺得不能再拖下去了,龍潭虎穴也得闖上一闖

謝練達、林東、大羅他們立刻開始著手,先是將信息發給那些比較熟悉關系比較好的職業選手。

和l戰隊關系比較好的自然是地府戰隊,林東發去消息的時候,結果得知地府戰隊的人都放假出去散心了……

今年沒有能夠參加世界聯賽,想必他們心情確實不太好。

地府訓練基地里還在的只有崔判官和杵官王,兩人正在打雙排,一聽這事,果斷的把自己強王者排位給退了,迅速的找隊友借韓服的號。

兩人效率非常,5分鐘就拿到號,并且用隊友的電腦登入到韓服。

謝練達那邊關系不錯,找到了個能夠一起在韓服按排位的。

德瑪西亞會所有里還有兩臺機子下載過韓服,大羅和林東自然也要親自上陣。

德瑪西亞會所的人同樣不少在打電話,尋找那些在韓服高端排位的朋友,就希望能夠幫上余隊長,這事怎么説也關系到本國榮辱啊,主要是那些韓棒子真的太可惡了

7分鐘過去了,一共找到了14個人。

14個人和對面龐然大物的50多個人比起來,比例還是太危險。

正焦急萬分的時候,旁邊的吳森忽然讓大家看lp

“余隊,盡管排吧,我們幾個給你墊著呢”天戰隊的皓月説道。

“我這有5個兄弟,都夠打組排了,就等著韓棒子他們來gank你,我們好反gank”太塵風在群里説道。

太塵風人脈也特別管,不管是一線還是二線,他都有不少熟人。

“我們戰隊以前有在韓服訓練過,每個人都有賬號,下載過韓服,就等著余隊一聲令下”黃昏戰隊的葉狂説道。

“搞笑了,和我們搶奧斯卡佳導演獎,比得過我們大天朝l圈嗎,他們要敢來我們艾歐尼亞直播,甭説是了,絕對會讓他搞得他意識模糊到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藍色方還是紫色方的”71戰隊的笑忘就是那么不屑。

“哈哈哈,就是,就是,余隊,我們都準備好了,你盡管排好長時間沒去韓服虐棒子,他們真的越來越囂張了”太塵土説道。

余洛晟以前不是很看lp內容,畢竟這里面水有diǎn深,捋不太清楚戰隊與戰隊之間的關系。

未想到的是,這些家伙竟然自發的去借號,這短短的時間里糾集了有多名國內的一二線職業選手

這加起來,一共就有40個人了,和韓棒子差不多對半開

這突如其來的援助,讓余洛晟心中涌起了一陣熱騰。

韓棒子他們可以為了一年多以前的那個視頻來集體報復自己,盡管手段很卑劣但不得不承認韓棒子們電子競技圈非常團結,五十多名職業選手耗一晚上來腦蹲自己啊

可是,中國電子競技圈就那么的袖手旁觀?

很明顯,在他們知道真相后一個個也都坐不住了,未等余洛晟先和他們開口,他們已經自己借號借電腦了

“于死韓棒子”

“血洗泉水,不解釋”

“擺字,絕逼要擺字,這可是余隊長拿手本事”

“哈哈哈,別黑,別黑,要團結”

大家可不會忘記,當初復出職業電子競技的余洛晟可是膽大包天的在長空戰隊基地門口用眼擺字的啊,結果一打聽,ap聯盟管不著余洛晟,別人是世界級電競選手,言行舉止不當那也是歸世界電子競技協會管,這特別牛叉了

余洛晟看到這群比自己還興奮的lpl選手們,臉上頓時滿是笑容。

丫的韓棒子,就你們有兄弟,老子背后也有一群兄弟

自己説,是虐泉,還是虐泉??

(彌補下昨天晚,咋今天就早早掉吧?)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