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本站:www.nowhii.live 中間是英雄聯盟小說的拼音首字母!你記住了嗎?

小伙子,我見你站這邊很久了啊,你找誰啊?門衛大叔走了出來,開口詢問道。(鳳舞文學)

林東沒有回答,想是做了什么決定一樣,開始往小區里邁去。

門衛大叔滿臉不解的看著林東,嘀咕著。

這個時候旁邊一位剛買回菜的大媽看了一眼林東,開口道:咦,那不是老林家的孩子嗎?

大妹子,你認識他啊?門衛大叔説道。

過了幾年,差點沒認出來。就是林辛的那兒子嘛,哇喲,這孩子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把我們大家給嚇的啊。大媽説道。

怎么了?門衛大叔來這里當保安沒多久,好奇的問道。

那天下午,好幾輛警車啊,直接就開到小區里,我還在給我孫兒喂飯,就看見那群警察咚咚咚沖上去了,沒把我們大家給嚇的啊,還以為這里藏著什么殺人犯,后來才知道,原來是林辛的孩子參與了什么絡犯罪,偷了不少錢呢!大媽壓低了聲音説道。

她這個壓低,其實只不過是不讓林東本人聽見罷了,那剛從這里走過的另一位老大娘聽了這些話,也停了下來,有些驚訝的説道:這事我聽説了一點,但不知道到底咋滴。

一個孩子,能偷多少錢啊,應該不是什么大事吧。門衛大叔説道。

你懂什么,他偷的是政府企業的錢,好幾十萬呢!!大媽説道。

那大娘和門衛大叔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氣,一個孩子偷政府企業好幾百萬的錢,這未也太恐怖了吧?

別人家孩子那個年紀多就偷點家里錢打上吧打游戲呢,那才多少錢啊!

林東自顧往前走,很早以前他就習慣了身后總有那么一群人在那里竊竊私語,然后用怪異的眼神看自己一眼。

偏偏林東的耳力又很好,他戴上耳機之后可以通過聲音來判斷別人釋放的技能,甚至琴女躲在草叢里發出的琴聲也可以聽見。

好幾十萬?林東對于那個沈家大媽的話感到不屑。

他們這樣七嘴八舌的把自己的事情傳得所有鄰里街坊都知道,怎么就不把數據也傳正確來呢,好幾十萬,那簡直是侮辱自己。

你見過政府會因為好幾十萬的損失派人進行長達五年的監視?養這些監管人都要花好幾十萬了!

坐上了非常老舊的電梯,林東到了十樓。

這是很早年的電梯房了,事實上往回推個20年,這種房子也只有社會中高層才能夠住得起的,但現在留在這里住的大部分是一些老人和孩子,他們的后輩基本上有自己的房,甚至有很多房。

出了電梯,拐過一個走廊,順著走廊的里端就是林東家了。

走廊很長,光線不知道怎么的都被封上了,使得整個走廊看上去非常陰暗,尤其是后那一段,不開燈簡直伸手不見五指。

林東知道,其實他們早應該換房子了,也有那個資本換的,只是……

走到了那里,林東也沒有開燈,黑暗會給他一種安感,就像每次侵入到一些系統里,自己的ip處在未知的狀態會讓他格外的安心。

你別給我胡扯!我的程序一點問題都沒有,什么種植木馬到你們公司系統竊取資料,你們公司難道很有價值嗎,我給五百強企業做安保護系統的時候,你們公司都還沒有出現,什么造成的損失要我來負擔,我之前就跟你們説過了,那段防一定要加,不然肯定會被的惡意攻擊,是你們自己不停!

林東還沒有來得及敲門就聽見屋子里面一個中年男子在憤怒的咆哮。

什么!扣我五千?別給我整這些你們生意人這套,我們之前談好是多少錢,一分錢也不能少!

改,又叫我改,我跟你們説了,按照你們的意思改就肯定有漏洞,你們不聽造成的損失算我頭上?

連續的咆哮讓人感覺整棟樓都可以聽見了,林東揚起手,懸停在門鈴邊好一會沒敢按下去。

好了,好了,別生氣了,氣壞身子就不好了。一個婦人柔和的説道。

這些奸商,太可恨了!以后絕不再接這些破公司的單子,浪時間,不賺錢,又惹一身火氣!林辛説道。

叮咚~~~~~~~~~~叮咚~~~~~~~~~~

唉,就來,應該是我的件到了。那柔和的女聲説道。

腳步聲傳出,片刻后房間門打開了。

怎么不開走廊燈啊……婦人打開了門,卻看見一片昏暗中一個帶著帽子的男孩。

遞不少都是帶著帽子的,起初婦人并沒有在意,還準備收件,可是等他稍稍注意到這個大男孩的帽子和低著頭模樣的時候,婦人跟觸電了一般,驚訝而又驚喜的看著林東。

東兒,你回來啦!白文怡滿臉喜悅,急急忙忙就把林東給拉進了屋子里!

誰來了啊……林辛帶著厚厚的黑框眼鏡往這里看了一眼,當他看到林東的時候,臉上的表情一下子就變了,看不出是喜悅還是嚴怒,你還知道回來,自己説有幾個年沒在家里過了!!

收收你的脾氣,別嚇著孩子!看上去溫文爾雅的白文怡立刻惡狠狠的瞪了一眼林辛。

林辛也不敢朝白文怡發怒,同樣是瞪了一眼林東,那意思是,看我待會怎么收拾你!

上海還住的習慣嗎?白文怡忙忙碌碌的,又是給林東倒水,又是翻冰箱,看看有沒有林東愛吃的。

恩,挺好的。

挺好的就可以一去幾年不著家是不是!林辛喝斥道。

去,去,你給我一邊去!白文怡指著林辛説道。

林辛也就不好發怒了,埋怨道:都是被你寵壞了,做事情從來就不知道輕重后果!

餓了沒有啊,唉,你不在,我都沒在家里準備些你喜歡吃的,正好也到吃晚飯的時候了,你先到屋里玩會電腦,我去給你買菜做飯,你想吃的我都做一遍。哦,對了,我聽説你們拿冠軍了,就當是給我們小冠軍慶祝。白文怡滿臉笑容的説道,從她臉上的表情可以看得出,她的喜悅都有些不知所措。

林東是她唯一的孩子,白文怡自從將他生下來后就非常的溺愛他,他擁有和她非常相似的容貌,眼睛、鼻子、甚至性格,同時又擁有他父親那對電腦一摸就透的與生俱來的天賦。

從小林東就是一個天才,他的聰明超出了同齡孩子太多太多,也正是這個原因白文怡就加寵愛他,因為他讓她比自豪。

事實上,他父親林辛在林東十歲的時候就獲得少年計算機設計賽第一名的時候,是高興得幾天幾夜都睡不好覺!

或許也正是這種休止的寵溺,釀成了那場巨大的禍端,之間,原本幸福美滿的家庭突然背上了一個沉重的枷鎖。

白文怡似乎早已經忘記了那很多年前的事了,也絲毫沒有一點責怪林東的意思,反而越發的溺愛他。

白文怡并不覺得自己孩子會走上那條黑客道路是孩子的錯,而是自己做家長的過多的注重孩子的才能,卻沒有正確的教導他什么事情該做,什么事情不該做。

在我們看來,打架是不對的,偷東西是不對的,騙人是不對的這些是基本的要教導給孩子的常識了,甚至這種東西不需要教,而是本該如此。事實上有些孩子,壓根沒有人告訴他們這些。

林東就是如此,他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犯罪,他只知道侵入別人的系統很有趣,將別人的系統破壞,看著他們忙碌跳腳特別好玩,讓別人的轉賬出現故障會非常有成就感,這一切只不過是游戲,就像打英雄聯盟,摧毀別人的防御塔,殺掉對方的英雄,讓別人經濟損失……

你的才能越高,長輩就越會忽略掉基本的東西,白文怡就是深深的認知到了這點。

所以,愧疚的不應該是孩子,而應該是他們這些做家長的,被那可笑的自豪感給蔽了,害得他誤入歧途。

老林,我去買菜,我跟你説,你再敢兇他,以后就不要跟我説話了,好不容易回來你就想把人嚇走!白文怡將林辛拉到一邊,警告道。

我知道了。林辛也很奈。

平常,白文怡就是一個非常溫和的妻子,什么事情都很順從自己,可這是相對而言的,只要是和這小子放在一起,他什么都不是了。

白文怡匆匆的出了門,剩下林東和林辛父子兩在大廳里。

林東也是咳嗽了一聲,打破了沉寂道:剛才聽你大吼大叫,怎么了?

説到這事我就來氣,兩個月前我接了一個私活,他們叫我這改那改,非是一些美觀的問題,顯得高端大氣上檔次,我之前就跟他們説了,那些防護東西不要的話很容易出問題,他們當時説沒關系,那我自然按照他們説的做了,結果還真出了問題,跟我説,要么我繼續改,保留美觀的同時又有防護性,要么直接扣掉我五千塊!林辛氣憤不已的説道。

是那個系統么?林東指了指放在茶幾上的筆記本電腦。

這筆記本有些舊了,林辛好像也一直都不舍得買的。

作為一個高級程序員,電腦就是裝備,這東西還真難省。

我看看。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