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本站:www.nowhii.live 中間是英雄聯盟小說的拼音首字母!你記住了嗎?

“沒想到你還認識他,你和他有打過嗎?”謝易看了一眼余洛晟開口詢問道。

不是謝易妄自菲薄,放在世界聯賽里面,他這樣的選手多如牛毛,而其中的頂尖倫壓根就不會把他這種角色放在眼里。

剛才黛藍和余洛晟説話的時候謝易也聽見了,他很驚訝為什么倫要稱余洛晟為老朋友。

感覺,被倫這種級別的選手稱之為老朋友那都是在世界電子競技領域里面一種非常值得炫耀的了。

“算是吧,電競王座上,這家伙因為酗酒被世界電競協會給暫時取消了參賽的資格,沒有能夠參賽。”余洛晟説道。

倫是一個很有陋習的職業選手,電競王座上沒有堂堂正正的擊敗過倫也是余洛晟的一個遺憾。

不過,dota世界聯賽上,倫的戰隊是被翼隊擊敗在了半決賽上,林東、大羅他們幾個估計不怎么在意倫是誰,因為那個時候倫除了個人實力出眾之外其他能力和其他頂尖職業選手比起來有所差距,但時過境遷,倫在lol領域里得到了徹底的突破,已經登頂了lol的神堂,成為了世界lol玩家們敬仰的上單選手,人撼動!

“tg戰隊,是tg戰隊,走在前面的那個家伙應該就是輔神安洛軒了!”突然,坐在身后不遠處的一群人用一竄帶著一些澀澀口音的亞洲男子説道。

余洛晟等人有些詫異,怎么除了他們戰隊和長空戰隊,居然還有説中文的選手?

“是東南亞賽區,臺灣的戰隊,暗煞星的人。”謝易低聲説道。

“難怪,感覺像是看電視劇,臺灣腔很明顯啊。”

眾人低聲説話之時,那后滿的一個染著紅色頭發的男子站了起來,朝著剛剛步入到早餐廳的那群韓國戰隊走去。

紅色頭發的那人很從中文改口問英文,似乎是在像tg戰隊走在前面那個秀發的男子打招呼。

那韓國棒子英文居然也很流利,交流起來非常的上口。

在這片餐廳的人其實絕大多數都是參賽的職業選手們,臺灣的那人和秀發韓國青年交流的時候,頓時各種語言在細聲的交流了起來。

首先能夠聽見的就是身后臺灣另一個戰隊狙殺者的議論。

“火馬今年應該是沖著世界第一輔助來的,不過他要撼動安洛軒的地位,可能還真欠缺一些道行。”李志明用著普通話説道。

“反正我是笑了,去年世界聯賽上,火馬被狠狠教育了,從那開始他也就敢自稱世界第二輔助。”

“哈哈哈,那確實沒辦法,火馬之前一直覺得自己輔助有多厲害多厲害,結果碰到安洛軒就徹底蔫了。”

在餐廳西面的角落,歇爾為首的俄羅斯pipo戰隊也在用他們的俄語在交流著。

“韓國安洛軒確實是一個大麻煩啊,但愿我們挺進八強后不要遇上他。”歇爾的隊員説道。

“歇爾,你要是遇到安洛軒的下路,有幾成的勝算?”

褐色卷發的歇爾低頭吃飯,過了好一會才看了一眼正在餐廳中央交流的火馬和安洛軒,搖了搖頭道:“反正我不想遇到這個處不在的****。”

另一邊,來自美國的小丑戰隊也在注視著餐廳那兩個人。

“這兩個應該就是世界頂尖的輔助了吧,我們北美的戰隊不缺厲害的中單、上單、ad,但是輔助這一塊卻一直都沒有太過出色的。”小丑戰隊的隊長joker説道。

“單純從輔助的角度來説的話,這兩個確實應該代表現在強的輔助了,尤其是安若軒,簡直就是錘石、機器人、婕拉、蜘蛛等輔助的代言人。”

婕拉輔助的使用,可以説是安若軒開創的,上個賽季里,輔助婕拉成為了世界聯賽上熱門的輔助英雄。

而錘石輔助,在絕大多數人知道輔助錘石初的勾人給燈籠用法的時候,安若軒用e技能厄運鐘擺掩飾了什么叫懈可擊的錘石!

曾經,有一段時間上單扎克和打野扎克非常的流行,也就是扎克還未被削弱之前。

很多戰隊都紛紛通過扎克獲得了非常高的成就的時候,安洛軒用他的錘石告訴了世人,扎克這英雄就是錘石的孫子!

是的,論你從哪個地方通過e技能弓射來擊飛對手,安洛軒的錘石永遠會站在那里,輕描淡寫的給這個扎克一個厄運鐘擺,讓扎克的這比關鍵的突進技能就這樣作廢!

論你什么時候跳進來,厄運鐘擺都會把你開,在安洛軒的錘石面前,扎克這個英雄直接從世界聯賽上的上單寵兒、打野寵兒跌入到谷底!

而隨著不久之后拳頭公司對扎克一次削弱,扎克這英雄就突然間蒸發了一般,在賽季里就再也看不到有人使用他了。

可以説,錘石e技能厄運鐘擺的各種用法就是安洛軒開創的,只要給他錘石,他就可以瓦解一切的突進。

潘森的技能可以打斷,慎的嘲諷可以打斷,龍女的大招可以打斷,皇子的e二連也可以打斷!

作為一個輔助,能夠打到讓敵人畏懼的程度,可見這位韓國輔助之神的實力有多恐怖了!

“安洛軒,個人實力8。9分,團戰合作能力9。2分,戰術引導8。7分。綜合分數,26。9分!”張愛靜調出了安洛軒的數據道。

26。9分……

這分數,已經徹底碾壓所有中國選手了!

重要的是,這個家伙所在的tg戰隊和l戰隊屬于同一組,論怎么樣都會遇到的。

而絡上,幾乎所有人都認為tg戰隊絕對會以一號種子資格在a組出線,進入到世界八強中!

“媽的,又是一個綜合分到27的****,這還能不能玩了!”大羅開始叫嚷了。

余洛晟巔峰時期,電競綜合分也不過是27分。

可是這次一個早飯的功夫,就遇到了一個27。3分的逆天級,還有一個26。9基本上是27分的神級,這讓他們這群很努力很努力也不過22分、23分的人怎么活?

綜合總分差3分,那就是沒有一點懸念要被吊打的啊!

“媽的,來世界賽,真的是來被傷自尊的!”林東苦笑的説道。

“話説,既然是tg戰隊,那他們的ad就是樸以生了?”吳森突然想起了什么,開口説道。

“那個染酒紅色頭發的家伙應該就是了。”謝易説道

謝易打過世界賽事,那些有名的職業選手他也認得。

“哦,就是他啊!”余洛晟恍然大悟。

這孫子,居然組團在那里蹲自己,這事余洛晟還沒有跟他們算清楚!

酒紅色頭發的樸以生好像看到有人對他指指點點,目光轉向了這里,然后似乎一眼就認出了那是中國戰隊的隊服,也正是中國的冠軍隊l戰隊……

樸以生掃了一眼,似乎在尋找什么人,終于,他將目光落在了余洛晟的臉上,然后突然間説了一竄完聽不懂的韓語。

黛藍微微一笑,示意樸以生説慢點,不要t那么激動!

余洛晟看著樸以生跟個猴子一樣嘰嘰呱呱説了一大堆,臉上的那表情真是豐富多彩,嘴型是各種變化。

余洛晟就納悶了,韓國人説話怎么就這么逗呢,臉上的表情和嘴型沒有必要那么淋漓盡致吧?

“他説,他要和你olo!!”黛藍終于解釋道。

余洛晟啃著油條,目光反而是注視著火馬和安洛軒。

同樣是打輔助的,這兩個家伙應該就是自己大的競爭對手了,安洛軒的強大余洛晟是早有耳聞,火馬的實力余洛晟自然是親自領教過。

樸以生見余洛晟就那么淡定的視他,怎么個人都氣爆炸了,指著余洛晟的鼻子一定要和余洛晟單挑。

安洛軒作為隊長,看見自己的隊員對別的國家的選手如此禮,立刻皺起了眉頭,對著樸以生一頓訓斥。

樸以生對余洛晟的怨念可謂到達了頂峰了,因為那次圍獵的事情,他還被扣了獎金……從原本的怨恨,到現在的不共戴天了,估計ol也是要父子局的節奏,否則怒氣難消。

安洛軒的脾氣看上去非常好,也很有禮貌。

他溫和的對余洛晟説了一竄韓文,然后又朝黛藍微微一笑,示意他幫自己翻譯翻譯。

黛藍先是愣了愣,隨后也浮起了笑容道:“他説,他很欣賞你,他看過lpl,他對你的輔助打法很感興趣,也很欽佩你的大膽打法。”

余洛晟倒沒有想到這安洛軒如此謙虛。

説實話,像安洛軒這種級別的選手,真的可以完視所有連八強都沒有進入的戰隊選手。

只是,余洛晟并不會因為安洛軒的謙遜而就此引發對他的好感,反而覺得安洛軒這個家伙有些可怕。

假如,本身實力就非常強的人對你這種在世界還沒有名的選手都了如指掌的話,就説明這個家伙將他的傲氣收斂得非常好,并且瘋狂的汲取不同地區輔助的打法!

一個已經實力封神的家伙,依然在拼命努力的學習、鉆研、借鑒,這樣的選手才是危險,難對付的!

(三章完畢,求一下大家手中的保底月票~~~~五一,剛好有挺多朋友過來玩,難得也可以跟活人接觸接觸~~~嘿嘿~~~~)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