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本站:www.nowhii.live 中間是英雄聯盟小說的拼音首字母!你記住了嗎?

第二天一早,余洛晟醒來搖晃了一下腦袋,感覺頭還有點暈。

奇了怪了,自己也就才喝一瓶而已,怎么這韓國的小啤酒比中國的二鍋頭還厲害?

睡前喝點酒,還真能夠促進睡眠,至少余洛晟覺得來了這里這么幾天以來,這一晚上是睡得舒服的。

至于昨天晚上的事情,余洛晟模模糊糊的記得,不過總感覺不太真實。

事實上發生的東西太讓余洛晟覺得假的,總是下意識的認為那是做夢。

其他人都已經起來了,除了林東看上去還帶著一些黑眼圈之外,大羅、周嚴、吳森這三個估計就完沒有在國外睡不著的這説法了,大羅看上去精神抖擻,吳森因為躊躅滿志,周嚴……好吧他還是面表情。

“早飯呢,我已經給你打包上來了,知道你們特別的貪睡,肯定會誤了早上的訓練時間的。”張愛靜一臉不懷好意的看著大家。

大羅和吳森這兩個吃貨都是一陣懊惱,他們還想去嘗嘗酒店自助早餐的牛奶呢,那邊的牛奶他們屬于一口氣能喝四五瓶的那種。

“打暗煞星,有效的辦法就是換線,所以你們必須在前面2分鐘的時間做足了戲,千萬不能讓他們知道你們有換線的意圖。”張愛靜説著已經拿出了一個教鞭模樣的東西,然后指著投影儀的屏幕上的召喚師峽谷地圖。

“嘿,林東,你看張愛靜穿著黑色職業裙、肉色絲襪、帶著眼鏡、拿著教鞭,你再給她p上一點日文,會不會很多人求種子啊。”大羅開小差的對旁邊的林東説道。

“呃……你好邪惡。”林東説道。

打暗煞星,張愛靜告訴l戰隊就一個對策,換線!

論如何都要換線!

……

下午到了比賽現場,競技館外韓國群眾還是人滿為患,那份熱情好像就從來沒有冷卻過。

“我勒個去,這些韓國人不用上班上學的是吧,怎么老有這么多人在競技館外面徘徊啊,這要是賣票,場場滿座,開競技館的不得賺死啊。”大羅從車中探出頭來,注視著不遠處的競技館。

競技館周圍人如螞蟻一樣,密集在那一圈,還有不少人舉著戰隊的旗幟,搞得和那些瘋狂的球迷一樣。

話説回來,在韓國電子競技的比賽確實比其他傳統競技加吃香,像這種世界賽事,基本上有多少個位置就有多少觀眾,處在供不應求的狀態,若是賣票的話主辦方不僅可以得到大量的廣告、贊助,這票錢估計就賺翻了。

在國內,體育館不少,籃球場很多,但事實上席位基本上是空一大片的,我們經常在電視里看到什么什么比賽,然后觀眾席位上有不少人,但事實上觀眾也就那么一戳人,然后集中坐在一起,攝像師就始終給那里鏡頭,死都不把空座位的地方放出來。

再看看這點子競技館,三百六十度死角任由攝像機擺設,根本就沒有一個空座位,競技館外面還有一大批等著看后面場次比賽的人,受眾程度真的太高了。

……

進入到比賽現場,第一場b組的戰斗基本上結束了,b組強的就是美國的x戰隊,他們已經打了三場比賽,三場勝。

l戰隊今天也將迎來他們的第二場比賽,能否戰勝臺北的暗煞星,還真是一個未知數。

進入到比賽后臺,這次來的時間似乎非常趕巧,沒有怎么準備就差不多要直接上臺了。

暗煞星的人穿著黑色的隊服,看上去很酷的樣子,走在他們戰隊前面的是一位女領隊,以前是總管理暗煞星和狙殺者兩支戰隊的,貌似小拽他們都叫她八婆。

余洛晟之前只是在群里知道有一個很兇殘的美女是他們戰隊管理人,現在見到本人,發現她其實也不過是一個很純的妹紙嘛。

“大陸仔,好久沒看到你們在群里冒泡了啊!”暗煞星的打野叫爹一眼就認出了余洛晟來,滿臉笑容的打起招呼了。

叫爹這家伙原名陸偉恒,你看他這對世界充滿惡意的id就可以知道這個家伙的為人了。

大家都是説中文的,戰隊的關系看上去不會像其他戰隊那么緊繃,余洛晟也漸漸的認出了暗煞星的那幾個經常在群里面挑事的家伙們,大家在上臺之前相互打起了招呼。

當然,暗煞星的人l戰隊不算太熟,反倒是狙殺者的基本上都認識,關系好的也是小拽。

這次在這小組賽上遇到狙殺者的兄弟對暗煞星,友好召喚歸召喚,但一旦上了場,那么論是余洛晟還是火馬、陸偉恒,肯定都會瞬間換上一張臉。

……

一片掌聲和歡呼,一支來自中國上海,一支來自中國臺灣的戰隊已經步入到了賽場之中,可以聽到另外兩位英文解説在對這兩支戰隊進行介紹。

韓國解説那邊,一樣是在用韓語表達出他們對這兩支戰隊的理解。

“火馬,以我對大陸仔的了解,他們應該會有套路對付我們。”陸偉恒坐在電腦前,一邊調試著機子一邊説道。

“套路什么東西的,確實很煩人,不過我有信心下路打出優勢來。而且在我不斷的對下路施壓的情況下,大陸仔想要游走起來不太可能,何況打野的是你,可不是小丑戰隊的那個逗比joker。”火馬説道。

“所以,我覺得他們有可能打換線!現在不少戰隊知道我們不喜歡打換線的這個弱點了,而l戰隊又是典型的喜歡用換線來打亂別人節奏的戰隊。以我在群里對這群大陸仔的了解,他們一定會用換路來打我們!”陸偉恒説道。

其他三個隊員也都點了點頭。

他們基本上都是群里的人,l戰隊的身份識破之后,他們就不得不小覷大陸這支戰隊的實力了,畢竟之前那些訓練賽的時候,l戰隊從來就沒有使用過在lpl上的打法。

美國的小丑戰隊可以自大的認為,他們要打贏l戰隊會很輕松,但熟悉l的臺灣選手們卻已經花了不少時間在觀看lpl視頻了。

“既然你覺得他們會換,那么我們也換,非要和他們剛正面!”火馬説道。

……

迅速進入比賽,雙方選手很到了選人。

陣容方面,兩邊并沒有選擇太過出人意料的英雄,畢竟是世界聯賽,誰都不敢在這種比賽上嘗試那些不太穩妥的打法,包括余洛晟在面對火馬這種超強輔助的情況下,他也非常老實的選擇了自己為擅長之一的詭術妖姬來打輔助。

1級時候,兩邊明顯都想要偵查到對方的走向,但又不想讓對方知道各自的走向,于是在雙方還沒有碰面的時候博弈就已經悄然展開了。

“軍出擊!”

1分30秒,藍色方小兵和紫色方小兵出現,并且朝著線上走去。

接下去的30秒時間在普通玩家們看來,只不過是等待小兵到線上,或者幫打野的時間,但在l戰隊眼里和暗煞星眼里卻關系到這場比賽的直接勝負。

雙方選手算不上陌生,他們知道對方選手的實力究竟如何,這是他們第一次在正式的聯賽上交手,哪怕微不足道的東西都會成為改變戰局的一個量變!

1分50秒,雙方中路都已經出現在線上。

1分55秒,上路和下路的英雄都沒有露頭,正常來説1分55秒到2分3秒左右的時間上單應該已經就位了。

但這次卻好像各自遲鈍了一些。

“出來吧,我們知道你們在上路!”火馬微微一笑,控制著他的輔助站在草叢里面。

是的,他在上路。

他已經識破了l戰隊打算換線的意圖。

他們要換,那么我們也換,結果還不是一個正常的對線,只不過是把上路和下路對調了一下。

兩邊小兵已經在相互斗毆了,誰都奈何不了誰的樣子,隨著小兵血量不斷的降低,火馬終于還是忍不住從草叢里鉆了出來,給別人一個慌亂不安的驚喜歸驚喜,經驗和錢總不能不吃吧?

ad也直接進入到了補刀的節奏,只是對面的雙人組依然沒有露頭……

“啊,草!!!”突然,火馬和陸偉恒同時罵了出來。

對面的雙人組終于出現了,但是讓你大跌眼鏡的是,他們竟然出現的是在下路!!

這t怎么可能??

l戰隊竟然不采取換線??

怎么可以不按套路出牌啊!我擦擦!!

火馬一下子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想和余洛晟剛正面,因為余洛晟的輔助確實讓火馬感到幾分忌憚,以此他也想在這聯賽上徹底的擊敗他。

結果啊,弄巧成拙了,順勢送了別人一個開心的換線打法!

……

火馬、陸偉恒等人在蛋碎了一地的時候,另一邊,余洛晟臉上已經浮起了奸計得逞的笑容。

“媽的,還好老子技高一籌,知道你們會猜到我們會換線!”

很多時候,余洛晟也是老奸巨猾的!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