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本站:www.nowhii.live 中間是英雄聯盟小說的拼音首字母!你記住了嗎?

“真討厭美國這個鬼地方”羅賓遜酒店里,一個上身**的肌肉壯漢大大咧咧的罵道。

戰斗民族貌似從來不知道寒冷為何物,即便屋子里有暖風繚繞,像這樣初春在屋子里赤膊的也確實少見,而此人正是俄羅斯的上單伊萬,一個身材魁梧的典型俄羅斯大漢。

“我也不喜歡,到處充斥著一股娘們味,粉粉的、藍藍的,明天拿下勝利就回莫斯科去。”ad歇斯説道。

“拿下勝利,説的有點輕松了吧?”俄羅斯教練狄斯説道。

“嘿嘿,別忘了,翼隊可是我們阿波羅曾經的手下敗將,我沒有記錯的話中國國隊里面首席陣容里就有三個是翼隊的成員。”伊萬挑著濃密的眉毛説道。

超級尖鼻的阿波羅聽到這句話也不由的笑了起來。

伊萬説的是實話,論如今余洛晟有多么高的地位,又號稱冥王,他始終是自己的手下敗將。

“話説,阿波羅,當初你們是怎么打贏那支隊伍的,和我們説上一説?”歇斯饒有興趣的問道。

“大致是碾壓吧,沒什么好説的。”阿波羅回答道。

“確實你沒有什么好説的,能夠打敗他們基本上是宙斯的功勞,跟你一個小配角有什么關系。”對阿波羅并沒有什么太大好感的盧修斯説道。

“小配角?看來你加入國隊以來這么久都還沒有怎么學會尊重前輩,在你眼中的小配角可是拿過世界冠軍頭銜的人,像你這種連世界榮耀都沒有拿到過的小屁孩又是什么,跑腿的?”阿波羅毫不顧忌的嘲諷道。

“那你也沒有資格説翼隊的任何不是,他們是我崇敬的t伍。”盧修斯怒道。

“是嗎,我能打敗他們一次,就能夠打敗他們第二次,第三次……”阿波羅不以為然的説道。

“我討厭你這種把以前事跡拿出來炫耀的,神王隊已經解散了,你也不過是解散中的一員,那種屬于團體的榮譽卻在你嘴里好像是你一個人的功勞,真是可笑。”盧修斯繼續不屑的説道。

阿波羅把自己的卷發用皮筋捆了起來,露出了那張有明顯頰骨的長臉,尖尖的鼻子和那俯視的態度將他那份高傲承托得淋漓盡致。

他用那種看待小毛孩一般的眼神看著盧修斯道:“神王隊是不在了,可那又怎樣,手下敗將就是手下敗將,用你這番話就能夠改變得了歷史?用你這樣小人物的維護就能夠改變明天的比賽結果告訴你,就算神王隊不在了,就算我的另四名隊友都各奔東西,或為不同國家效力,靠我也能夠輕松擊敗中國那支由斗鷹領起的隊伍。鷹不過是飛禽之王,神卻是萬物之神。”

“你真是自大得不行。”盧修斯憤然離開。

阿波羅繼續大笑,等到盧修斯離開之后,他才對教練狄斯説道:“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小屁孩,還在做替補就這么不懂得説話,重要的是他竟然相信別的國家隊員,不相信我們自己的國隊。”

“好了,別管那小屁孩,説説你們神王隊和翼隊的事情吧。”歇斯開口説道。

“那可是電競史上的大事,當初我們在洛杉磯正準備后決賽,宙斯因為指責了當時的主辦方而被命令不得參加比賽。于是宙斯公然挑釁主辦方,對舉辦ta世界賽的人提出各種質疑,后還説動了與他們競爭冠軍的翼隊,魄力十足的自己舉辦了世界t決賽,將地址轉移到英國倫敦。翼隊如約而戰,結果自然是我們神王擊敗了他們翼隊,成為了世界冠軍,哪怕當初的主辦方不愿意承認這點那也所謂……要知道電子競技能夠加入到奧運可不是因為那個愚蠢的美國主辦方。”阿波羅説道。

聽了阿波羅的敘述,眾人不禁倒吸了一口氣。

自己舉辦世界tar的后決賽???

當初神之隊的神王是有多大的魄力啊,恐怕受到莫大侮辱的還有當初美國的ta舉辦方吧

“翼隊也算是得罪了當時的tat協會主席,后來體成員會退役也跟這件事有一定的關系,當然,我們神之隊是毫畏懼,本身那次舉辦就不尊重我們這些電子競技選手,也只有宙斯敢説出那樣的話來,當然……這家伙背后的勢力。”阿波羅沉浸在當初。

“對了,你剛才説電子競技加入到奧運的功勞是什么來著?”歇斯問道。

“哦?我説過嗎?”阿波羅故作不知。

“好像説過。”

“那就説過吧。”

“你的那些隊友們都已經不打職業了嗎?”

“赫菲斯托斯在為英國國隊效力,其他人基本上有自己職業了吧,都和電子競技有關。”阿波羅説道。

“赫菲斯托斯是英國的首席輔助吧?”

“對。”

“話説,我聽説玄武加入到了英國國隊里……”

“玄武啊……是一個頭疼的對手,可惜打完中國國隊就要去英國和他們大戰一場了。”伊萬説道。

中國的大年初一正好就是中國俄羅斯。

大年初一打比賽的話,肯定要影響了收視率,不過騰訊那邊的數據員卻意外的發現觀看直播的人數竟然沒有比打加拿大跌多少。

顯然,這樣的世界巡回賽已經深入到玩家們心中了,寧愿放棄一些走親戚也要看比賽。

比賽之日,紐約競技館仍舊滿座,沈雪宇很沒有出息的在那里算這次紐約競技館光賺門票就賺多少錢。

“閻羅王,你應該沒有少和阿波羅打吧?”李圖川開口問道。

“恩,交手過幾次。”閻羅王點了點頭。

世界名中單中,阿波羅就是其一,阿波羅實力或許沒有達到亞當斯這種程度,卻一樣對中國國隊是一個大威脅

pan戰隊曾經被邀請到中國打邀請賽,那是閻羅王正式和阿波羅交手,那次比賽地府戰隊輸了,哪怕不是正規的賽事,輸的也有些令人不舒服。

“幾幾開?”李圖川已經問過很多次了,但賽前他還是再問了一遍。

“三七。”閻羅王回答道。

李圖川皺了皺眉,他原本以為閻羅王能夠給出一個自信的五五開,卻沒有想到臨場時他就示弱了,這不是一件好事。

“我七,他三。”閻羅王補充了一句。

李圖川愣住了,旋即哈哈大笑,拍了拍閻羅王的肩膀道:“好,有自信就好,你需要的就是自信。”

閻羅王點了點頭,假如自己在面對阿波羅的時候都沒有足夠的信心,那么面對強的巨神亞當斯的時候,自己是不是在開場就被對方壓倒了??

他們是一定要進奧運決賽的,也一定會遇到美國天使軍,作為中單選手應該會與亞當斯相遇。

閻羅王的目標是亞當斯,絕不是阿波羅。

“余洛晟,下路ok?”李圖川問道。

“放心,打雙胞胎可能不好打,打俄羅斯這隊絕不成問題。”余洛晟拍了拍胸膛。

“好,大羅,你打伊萬沒有問題吧?”李圖川問道。

今天李圖川是讓大羅上場,大羅需要比賽來讓他好好沉下心,因為李圖川明顯感覺到大羅自身實力是在進步,問題是出在心境上,假如他的心境也能夠平穩下來,中國國隊實力將增進一分。

“沒打爆算我坑”大羅是信心滿滿的説道。

“周嚴呢?”

“沒問題。”周嚴回答道。

“林東?”

“抗壓,不解釋。”林東辜的説了一句。

李圖川笑了笑,你以為我要你表態什么?

余洛晟一臉辜。

林東你這心態就不好了,我會到處支援不就是為了比賽的勝利嗎,你作為ad就應該為團隊犧牲……

當然,某人似乎并沒有意識到要做出團隊犧牲的應該是輔助才對,本末倒置。

“對了,這個阿波羅應該是你們翼隊以前的大敵吧?”張愛靜想起了什么,詢問道。

“算是吧,不過一個阿波羅掀不起什么風浪。”林東説道。

“恩,閻羅王會幫我們好好治他的。”余洛晟點了點頭。

選手登場,中國國隊這邊仍然是白色與火焰色交織隊伍,所有成員登臺進入到隔音室的時候配上充滿力感的背景音樂,不經意的就挑起了觀眾們的亢奮。

俄羅斯那邊顏色比較深,褐色與藍色為主色調,他們隊員一個個人高馬大,其中高瘦的擁有著超級高鼻梁的家伙正是阿波羅。

阿波羅遠遠的掃了一眼中國國隊這邊,兩邊隊長相互碰面。

“在聯賽上沒有遇到你,真是可惜。”阿波羅帶著笑容説道。

“假如你們有能力進決賽,自然沒有什么好可惜的。”余洛晟從容不迫的回答道。

阿波羅臉上一僵。

媽蛋,老子還沒有進攻,你這混蛋先出手是個幾毛錢意思,不按套路出牌啊

身后的林東和大羅笑的不行了,余洛晟這家伙有時候真是賤的可以,知道阿波羅是那種眼睛高過天的人,絲毫沒有客氣。

這下阿波羅心里估計不好受,世界聯賽上,他的pan戰隊在八強賽被于掉了。

(今天早點彌補一下昨天)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