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本站:www.nowhii.live 中間是英雄聯盟小說的拼音首字母!你記住了嗎?

“什么事?”余洛晟看著這個vt戰隊的教練是曾經的l世界冠軍之主,淡定自若的問道。

李月明顯是不會説中文的,他后還是用韓語説了一遍。

説完這番話后,李月看了一眼旁邊的韓棕治,示意韓棕治過來翻譯。

韓棕治顯得很不情愿,卻又明顯不敢違抗李月的意思,他一副拽拽的樣子瞟了一眼余洛晟,然后用那明顯臺灣腔説道:“我們隊長説,很高興能夠在這個賽場看到你們。”

“呵呵,那真是拜你所賜啊。”余洛晟冷嘲熱諷道。

“等等,你們隊長?”突然,白風露出了疑惑之色,眼睛疑惑的看著韓棕治和李月。

韓棕治一下子有了得意之色,開口道:“沒有想到吧。我們李月隊長已經拿過了聯賽的冠軍,勵志培養出多的電子競技選手,所以不愛參加聯賽,以教練的身份出席……哼哼,聯賽上我們李月老大要是出手的話,你們真的以為有機會從我們手上拿走冠軍,做夢吧”

李圖川微微皺起了眉頭,眼睛盯著李月。

好家伙,電競之魔李月都出山了,竟然是以隊長的身份出現。

李月是唯一能夠和電競巨神亞當斯單挑不敗的人,在余洛晟參加聯賽之前,l兩大至高神位,一個是電競巨神亞當斯,另一個就是電競之魔李月,李圖川本以為這家伙想要在巔峰的時期直接退役,深藏功與名,未想到這家伙根本就沒有打算退役,而是意圖涉獵高的榮耀奧運金牌

“媽的,你們有臉過來挑釁?真為你們的臉皮厚的程度感到吃驚。”大羅頓時舊仇帳一起算了。

韓棕治自然不服,馬上要開罵,李月呵斥了脾氣沖動的韓棕治,讓韓棕治翻譯大羅的話。

余洛晟也攔住了大羅,淡淡的對大羅道:“沒必要跟這種不配做電子競技選手的人廢話。”

余洛晟對韓國隊一點好感都沒有,菩薩都有三分火氣,韓國vt戰隊在聯賽總決賽上搞得那一出讓余洛晟已經沒有必要把他們當做人來看了,不值得去跟他們廢話什么。

“你説誰不配做電子競技選手?”韓棕治急脾氣上來了。

李月再一次拉住了韓棕治,讓韓棕治心平氣和的翻譯余洛晟説的。

余洛晟不愛和這些東西糾纏,做出那樣不要臉的事情還指望別人的尊重,可笑,可笑

“等等”

李月臉色也有些變化,他叫住了不屑和他們多説的余洛晟。

余洛晟顯得不耐煩,管你是電競之魔還是電競之鬼。

“有屁放。”余洛晟直接不客氣的道。

韓棕治怒了,他不允許余洛晟敢對李月這樣説話。

李月看著余洛晟,身體忽然站直了一些。

下一秒,出乎意料的一幕出現了,李月雙手筆直的放在腿邊,然后鄭重其事的朝著余洛晟和l戰隊其他成員一個比標準的九十度鞠躬。

“隊長”

“李月隊長”

韓國選手們都嚇到了,一個個圍了過來。

要論資歷與榮譽,李月還在余洛晟之上,這可是統治了一個時代的真正l魔皇啊,為什么要向一個小輩鞠躬,這太有**份了。

韓棕治都急跳腳了,急忙要把李月拉起來。

自己尊敬的人怎么可以向這群鞠躬,別説鞠躬,低頭都不行

“韓棕治,幫我翻譯,假如讓我知道你敢亂加意思一個字,我會直接將你逐出隊伍。”李月很認真的對急壞了的韓棕治説道。

余洛晟看著這一幕,也是愣住了,這個李月到底搞的什么鬼。

韓棕治咬著牙,都氣暈過去了,然而李月的話他是絕不敢違抗的。

“聯賽上的事,論是意外還是人為,在這里我李月代表戰隊也代表韓國電子競技向你余洛晟深表歉意,向中國電子競技選手深表歉意……”李月低著頭,臉上卻透出了幾分剛毅。

他知道叔叔崔宇是不會允許自己這樣做的,但是作為一名真正的電競斗士,李月不允許這樣的誤點一直存在,錯就是錯,要承認,也要道歉

韓棕治咬著牙,要讓他翻譯這段話異于殺了他。

但是他還是翻譯了

余洛晟、李圖川、大羅、周嚴、白風、閻羅王眾人都滿臉吃驚,一直以來大家都以為李月會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狂魔,傲骨高過天,誰知道他竟然朝余洛晟鞠躬,向他做出道歉。

“這個道歉我一直在醞釀,起初想在事后公開平臺上道歉,但覺得那樣很敷衍了事,直到現在有這個機會……所以我説很高興能夠在這個賽場上與你們相見,這句話我沒有半點虛假。”李月繼續説道。

韓棕治繼續翻譯著,胸口的血估計要涌到喉嚨處了。

不得不説,李月做出這樣的舉動讓余洛晟非常非常驚訝。

要知道在這樣一個有媒體,有攝像機的奧運場合上,不是什么人都有這樣的勇氣去向別國選手鞠躬道歉。

“請問,你是否接受我的道歉。”李月稍稍抬起頭來,認真的問道。

余洛晟搖了搖頭。

有些恥的事情,做了就是做了,道歉于事補。

“恩,我猜也是這樣。”李月終于慢慢的抬起頭來,臉上慢慢的恢復了剛才那副看上去人蓄害的笑容。

“真不知道該説你做作還是犯賤。”余洛晟沒客氣的説道。

韓棕治咬著牙翻譯道。

“所謂,我做了我覺得該做的事,你接受與否,你如何看到是你的事……”李月笑了笑,眼睛里突然閃爍起了一股子驕傲、狂妄,他用他自己的口吻繼續道,“不過……我也要告訴你,你從我們韓國手上拿走的世界冠軍旗幟……這個奧運決賽我李月會以韓國代表隊隊長之名拿回”

韓棕治終于感覺到了李月的力量,目光熠熠的翻譯了李月這句話。

“這才是你想要説的話吧。”余洛晟冷笑了起來。

電競之魔李月也笑了,道:“你也可以這樣認為。”

余洛晟沒再多説,帶著自己的隊伍離開。

或許再去年,李月作為教練未出場聯賽會是當時l戰隊的幸運,但是這場奧運世界之巔的決戰上余洛晟看到李月這個家伙出戰內心底不是哀嘆也不是害怕,相反身體不自覺的亢奮與燃燒了起來

真以為我會對你們韓國代表隊的那些小蝦小米感興趣?

電競之魔?

老子電競冥王哈迪斯早就想會會你

(字數少是因為在籌備,這是寫作慣例了啦大家就別糾結了,其實也是有意拖長爭鋒的完結時間。)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