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本站:www.nowhii.live 中間是英雄聯盟小說的拼音首字母!你記住了嗎?

走出了酒店公寓,夕陽血紅,看上去那么凄美。

小廣場,一個拉著小提琴的燕尾服男子在那里拉奏,周圍一些小孩們聽得很陶醉的樣子。

“哥哥,你有硬幣嗎?”一個小女孩小跑了過來,用幼嫩嫩的中文説道。

“恩……有。”余洛晟愣了愣,很意外在這里碰到了一個華人小姑娘,不過想來小姑娘也是看自己像華人所以才跑上來的。

她手上拿著一張小紙幣,要和余洛晟換硬幣。

余洛晟剛才打車正好有兩個,于是兩個都給了她。

“我只要一個,媽媽説不能貪心,許愿只能夠許一個。”小女孩一本正經的説道,説著還指了指那個拉小提琴身后的那個許愿池,繼續説道,“要不,哥哥也許一個愿望吧。”

余洛晟想了想,點了點頭,跟著小姑娘走到了那個許愿池,然后學著小丫頭那虔誠的模樣。

女孩綻開了笑容,開心的説道:“要一起扔哦。”

余洛晟也笑了笑,忍不住摸了一下小姑娘可愛的腦袋道:“好,你許了什么愿望?”

“希望每天都開心,你呢?”小女孩露出了可愛的小虎牙。

“哦,我也差不多,來,一起拋下去吧。”余洛晟將硬幣放在了自己拇指上,很瀟灑的將硬幣向了泉池里。

硬幣在空中速的旋轉著,偶爾反射出殘陽的血紅光輝,看上去耀眼奪目

“啵”

硬幣波開了水面,濺起了一絲水花,一層層漣漪從泉池中心蕩漾到兩邊,而這個過程那枚硬幣也仿佛帶著余洛晟內心的什么慢慢的沉淀到了泉池的底部……

有些事,是可以像這樣的硬幣沉入心泉的底部,或許再也沒有機會找到這枚硬幣,但卻始終會記得自己許的什么愿望。

“余洛晟嗎?”

剛要坐上返回的出租車,余洛晟手機突然響了。

“七巧?你也在法國嗎?”余洛晟有些意外的問道。

“是啊,這么重要的比賽當然是來現場看咯……對了,伊琴和你在一起嗎,她手機這么都打不通呢。”七巧説道

“哦,她之前和我在一起……可能是沒電了吧。我回去應該會經過那里,你有什么事急事要告訴她嗎?”余洛晟問道。

“伊琴房間里掛著一張珍藏海報,她表妹擅自撕下來貼上別的東西了,還好她表妹沒有把海報給扔了,伊琴讓她寄到法國來,海報已經送到她公寓了,可沒有人收件,遞在那里等了好一會,電話也打不通。”七巧説道。

“哦,就這事……你讓那遞把東西送到旁邊的那個電競公寓,就先放我那好了,我回去后拿給她。”余洛晟説道。

“很奇怪啊,她平常都會開著機,電話也會第一時間接,今天一直沒接,你要沒別的事就去看看好吧,我有點擔心。”七巧説道。

余洛晟想了想,今天伊琴陪自己逛街也是很犧牲時間了,把人安送回去也是應該的,于是點了點頭道:“好,我這就過去。”

距離不算太遠,余洛晟同樣打伊琴的手機打不通,于脆就駕車到了之前喝下午茶的地方……

走到了那個在河上單獨走廊的雅致位置上,余洛晟發現那個熟悉的大波浪卷長發還在那里,精致的側臉顯出了很明顯的潤紅,眼睛多了幾分迷離。

余洛晟剛走上前,忽然發現伊琴對面還坐著一個法國人,看打扮長相有幾分法國花花公子的味道。

“媽蛋,要不要一天遇到這種事情兩次?”余洛晟心里略不爽。

自己去找楊倩倩,結果楊倩倩對面有人,雖然還有別人在,但確實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而現在過來看看伊琴為何不接電話,結果一起對面也有人……有一種想要大波kill,結果被反殺的蛋疼趕腳。

“恩,不對勁,那法國男貌似是去搭訕的……”很,余洛晟發現了問題。

既然是搭訕的,余洛晟就沒有必要跟那家伙客氣了,反正老子今天心情不好,就算這女人不是我女朋友,那也容不得你這小白臉在這里當著自己面下手

余洛晟直接走了過去,看了一眼那個法國小白臉。

“這是我的位置。”余洛晟用英語説道,這種簡單帥氣的英語他是會説的

“你的?”法國小白臉目光狐疑的看了一眼伊琴。

查理斯會懷疑也是正常的,她看到這個充滿著異國風情的東方美女坐在那里一個人很久了,并且不停的喝酒,查理斯這樣一個縱橫花叢的情場老手一眼就看出這女人肯定是感情上遇到了一些事情,而這種女人看似固執于那一段感情,事實上又很容易借著買醉來一次瘋狂的行為,于是查理斯毫不猶豫的上來了。

坐下之后,查理斯看到了這位東方女子的正臉,頓時驚為天人。

居然如此美麗

查理斯整個人都斯巴達了,這么美的女子竟然也有憂愁的時候,到底是哪個男人如此艷福又如此愚蠢?

不管怎么樣,算是給自己撿到寶了,看她喝得如此暈迷很明顯是有大機會

查理斯開始循序接近的搭訕,然而這女人壓根沒理會她,好像把他當空氣一樣,這讓查理斯一陣心塞,好歹自己也是一個法國大帥哥,一般女孩子看到自己壓根不用自己開口就濕成一片了。

不過也是,這樣的女子不是那么容易上手的……

一直耗了有近半個小時,查理斯仍舊沒有一點進展,剛在想是不是要用點手段的時候,就有另外一個中國男子跳出來,還很不客氣的樣子。

“我和這位小姐聊的很開心,你説這是你的位置,我想未必吧?”查理斯覺得是有人看破了自己的意圖,故意上來的。

余洛晟冷哼哼的看著這家伙……

不知道為什么,余洛晟就覺得眼前這家伙不是什么好東西,對付這種人就tn不要跟他廢話。

“別讓我説第二次。”余洛晟臉上已經寫滿了忄惹我,的字眼。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