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本站:www.nowhii.live 中間是英雄聯盟小說的拼音首字母!你記住了嗎?

查理斯意識到什么,假裝所謂的站了起來,臨走時還跟伊琴笑了笑。

伊琴從始至終沒和這傻逼説過一句話,只是看到余洛晟回來了很是訝異……

“你……你怎么回來了?”伊琴問道。

“你喝酒了,像你這么漂亮的女孩子不應該在這種場合喝成這樣。”余洛晟説道。

伊琴勉強一笑,臉頰上的紅潤越來越明顯,輕聲解釋道:“我不知道這里的酒這么濃。”

“算了,我陪你喝吧,正好我心情也不怎么樣,回去也不過是對著電腦。”余洛晟説道。

“還在為比賽的事情煩惱?那我今天做的事情不是白做了嗎?”伊琴下意識的説道。

“也不……唉,差不多吧。”余洛晟想了想,還是沒有把事情的情況説出來,這種事情余洛晟也不知道怎么個開口,就算尋求別人的開導估計也毫意義吧。

余洛晟自己也沒有想到自己和楊倩倩會變成鱷魚和麻雀,假若是自己繼續自己的大學生活,應該就不會存在這樣的問題了吧?

但是,自己可能不選這條路嗎?

為了這條魔道,家庭都已經放棄的差不多了,只可能一條道路走到黑。

這些事,余洛晟不打算説出來,正好酒這東西顯得特別有吸引力,不如來個痛,反正比賽是明天晚上的事情,以自己的喝酒體質,就算是今天喝個爛醉,只要到明天早上就徹底清醒過來了,這種事情也不是第一次發生。

伊琴見余洛晟沒有説下去的意思,猜想他肯定終究是煩惱比賽的事情,再加上自己腦袋也有些暈暈沉沉的,根本沒有往常那樣去察言觀色。

“嘗嘗這個,味道不錯,就是濃度高了一些。”伊琴將自己的酒遞給了余洛晟。

余洛晟拿了起來,發現玻璃杯邊上還有一個很明顯的香艷唇印……

“恩,味道真不錯,叫服務員再來幾杯。”余洛晟點了點頭,酒味香醇濃烈,説是什么好的葡萄、冰泉水釀造,喝起來有幾分烈酒版王老吉的口感

“你自己叫唄。”

“我不會法語。”

“想聊點什么?”

“除了工作、感情。”

“那”

“你説説你小時候的糗事唄。”

“不合適吧。”

“説嘛,想聽。”伊琴酒醉后眼睛迷離如絲,撒個嬌簡直就像是有一千個阿貍千姿百媚的朝自己釋放

“初中那會,跑到吧寫過作業……”

“噗……”伊琴一下子笑出聲來,又急忙用手掩著嘴。

跑到吧寫作業,這種事情也于得出來,吧這么神圣的地方怎么可以容忍得了家庭作業這種東西存在。

“作業要是有思想,都要跟你拼命的,侮辱了作業的人格。”伊琴笑得氣喘吁吁。

余洛晟老臉已經紅了,也不知道是酒喝下去的反應還是覺得這種事情確實做出來特別的丟人,不僅對不起作業,對不起吧

“該你説了,一人一件。”余洛晟表示不能只聽自己笑話。

“不,就聽你的。”

“那我不説了。”

“你説兩件,我説一件。”伊琴討價還價道。

“成,但你不許笑成這樣…”余洛晟只好再説了一件糗事,這事還真有些難以齒。

“那説吧。”

“我去過獻血站,問那邊的阿姨,要鮮多少血才可以買一臺電腦。”

“……”伊琴拼命的捂著嘴,想不讓自己笑出來但實在憋的難受,索性不管余洛晟的感受,笑得花枝招展。

余洛晟看伊琴這樣身子亂顫,是納悶不已,説好的淡定呢?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呢?

“然后阿姨跟我説鮮血是沒錢的,要是去捐那個的話才有錢。”余洛晟挑著眉毛,邪惡的補充了一句。

伊琴先是一愣,但很明白過來,那本來就潤紅的小臉頰加嬌艷欲滴,紅唇輕撅,嘀咕了一句:“不要臉。”

酒醉返回,余洛晟把穿著高跟鞋搖搖欲墜的伊琴給扶到了她的公寓里。

七巧在里面,把伊琴交給她就好了,余洛晟也帶著幾分昏沉朝著自己的公寓走去。

剛到了屋子里,大家基本上睡了,只有李圖川和張愛靜還在大廳,兩人也不知道聊的是有關打日本隊的事情還是別的什么,總之他們看見余洛晟回來顯得有些詫異。

“對了,傍晚那會有遞送東西過來這邊,你們收了嗎?”余洛晟問李圖川道。

“傍晚那會大家都不在…你問問淺夢吧,她應該收了。”張愛靜回答道。

“哦,她睡了嗎?”

“應該沒有,屋子里有燈。”張愛靜説道。

余洛晟點了點頭,看了一眼坐得其實很近的張愛靜和李圖川,不由的壞壞一笑道:“你們繼續,當我沒來過。”

李圖川和張愛靜也是那么一愣,兩人一下子臉都紅了,開始罵余洛晟狗嘴吐不出象牙。

余洛晟抱頭鼠竄,趕緊上了樓。

順著樓道一直到了屋子里面的房間,那里就是淺夢的閨房,她總是會選比較角度,或者所有房間里面的那一間。

果然,燈光還亮著,余洛晟走過去敲了敲門。

“誰?”很,淺夢冷冰冰的聲音就傳了出來。

“我。”余洛晟覺得沒有必要報自己大名。

很,余洛晟聽到了腳步聲,她應該是穿著那雙毛絨絨兔子的拖鞋,幾次余洛晟都看到她肥嘟嘟的小腳丫塞在兔子鞋里,帶著一種萌萌的與她原本高冷不符的氣質。

門輕輕的打開,淺夢穿著的是淺黃色的睡衣,頭發應該剛剛吹于,整個人煥發出了一種平常難以見到的魅力。

“酒味?”淺夢小鼻子輕輕動了動。

“呃,喝了點酒,緩解下緊張的心情。”余洛晟尷尬的解釋道。

“有效果嗎?”淺夢説道。

“還不錯,聊點以前開心的事情,心情會很不錯。”余洛晟説道。

“哦,是和伊琴喝吧?”淺夢説道。

余洛晟愣了愣,道:“你咋知道的?”

“你身上有她的香味,那款香水我用過……”淺夢説道。

“好吧,你們女人真敏感。”余洛晟奈的説道。

他看著淺夢,發現她始終半掩著房間門,一副沒打算請自己進去坐的樣子。

可能是酒精作怪,余洛晟腦抽的問了一句:“我就這樣站在門口説?”

淺夢抬起眼皮看了看余洛晟……

她的房間一向不對任何男人開放,但淺夢隱隱約約覺得余洛晟今天有些奇怪,感覺不單單是因為輸給韓國隊的事情

“喝茶?”想了想,淺夢還是輕輕把半掩著的房間門給打開了一些。

余洛晟很意外,淺夢竟然真的讓自己進她房間,受寵若驚來形容都不為過,于是急忙點了下頭道:“好。”

喝完酒其實很難入眠的,肚子翻滾,腦子混亂。

余洛晟進了屋子,意外的發現自己沒脫鞋,只好尷尬的在地攤上把鞋給脫了。

這倒是自己第一次進淺夢的房間,里面彌漫著一股子淡淡的香味,這種香味聞上去很舒服,不去特別察覺的話甚至感覺不到,就好像香氣的主人,她多的就像是一朵遠遠的冷蓮,獨自綻放,香味自環。

淺夢泡好了一杯茶,遞給了余洛晟。

余洛晟接過來,喉嚨于得不行,這杯茶燃眉之急啊。

淺夢看了一眼余洛晟,很平淡問了一句:“分手了?”

余洛晟一口茶部噴了出來

尼瑪啊,這個女妖孽

先不談淺夢是怎么知道的,就説淺夢這句問的方式……

那種感覺不亞于兩個人原本兩個人相敬如賓的和平補刀突然間淬不及防的一個技能甩過來直接秒殺了

要不要這么不按常理出牌,要不要問出這種問題的時候一副“你今天吃了嗎?”的輕描淡寫語氣

“你……你是不是監看我短信”余洛晟義正言辭的質問道。

“沒有,只是你很可疑,隨便問了一下。”淺夢很從容的回答道。

“……”余洛晟語了。

自己是不是該慶幸自己有一個這么了解自己的搭檔,竟然可以從自己這么正常的神態、情緒中猜出這種驚天秘密

“真分了?”淺夢又補了一刀。

“算也不算吧,只是可能我們都覺得有問題,而這種問題是法解決的。”余洛晟尷尬的説道。

“那就是分了。”淺夢説道。

“説話能別這么直嗎,姑娘?考慮一下當事人的感受。”余洛晟有些哭笑不得。

其實余洛晟是想循序漸進的向淺夢透露一下自己心情不是很好,讓她稍微開導一下自己,誰知道她這么開門見山

“沒法考慮。”淺夢輕輕抿了一口茶,那雙如同不食人間煙火般的眸子注視著余洛晟,宛如在説:凡人的感情就是麻煩。

“我想你也應該去談談,否則咱沒法好好聊下去。”余洛晟覺得自己還是趕緊拿上東西去睡覺。

“暫時沒考慮過別人。”淺夢又慢慢的給余洛晟倒了一杯清茶,然后找來紙巾把某人粗魯噴出的茶水給擦于凈。

“好吧,你這樣可不好,這么一個妙齡女孩……”余洛晟剛想勸道一下淺夢沒有必要再封印心扉,但忽然間意識到她剛才這番話有些不對勁。

余洛晟臉上的表情突然豐富了起來。

這句乍一聽就是暫時沒考慮過,可仔細一琢磨……哦買雷迪嘎嘎

“暫時沒考慮過別人??”余洛晟看著這位一直都有一種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的女妖孽,內心的波瀾突然劇烈的翻滾了起來。

淺夢沒有去解釋自己口誤。

余洛晟自顧自笑的道:“那就是説,我是考慮進去的?”

這姑娘什么時候也會逗人開心了,算了,你逗我,我就配合你唄。

余洛晟還在哈哈笑,他覺得自己説完這番話要么遭受到淺夢一個不屑蔑視的白眼,要么她淡淡説一句:出去,再要么她也難得的笑一笑。

但是,淺夢果然沒有按套路出牌過。

“嗯。你,我考慮。”她説道。

淺夢夏雨梨臉上那冰霜容顏沒有一點點的改變,連眼神都那么平靜,就好像是在説一件關緊要的事情,比如説:這茶味道不錯。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