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本站:www.nowhii.live 中間是英雄聯盟小說的拼音首字母!你記住了嗎?

事實上,余洛晟走進這個房間其實真的是想求一個開導,想要得到佛女的一些指點明津,好早日擺脫苦海。

但是讓余洛晟完完想不到的是,開導個毛線啊,事情變得尼瑪復雜了

余洛晟看著淺夢的臉,想從她臉上看到一絲開玩笑的味道。

但是這女人貌似根本不隨便開玩笑,那這到底又是為什么??

一團亂,一團亂,本來事情已經夠凌亂的人,這下變得亂了,還讓不讓人好好睡一覺,明天還要虐小日本的好嗎

總而言之,余洛晟覺得淺夢開玩笑的成分占據了七分,所以自己絕對不能輕易的去相信……

老子要去睡覺,一覺醒來,估計一切就煙消云散了。

余洛晟后退了幾步,隱隱約約覺得淺夢會是一個那種完捉摸不透的女妖精,她能夠説出這番話就仿佛考慮過一切后果一樣,而余洛晟自己什么也都沒有考慮過。

咦,不對勁。

自己為什么要被她嚇道?

從劇情上來看,這應該算是她變相的向自己示好,假如她是跟自己開玩笑的話,自己于什么要慫她?

媽了個蛋,想那么多于什么,這種感覺讓余洛晟隱隱不爽,就有一種別人只扔了一個技能過來,看上去像大招又不像是大招的東西,而自己連同召喚師技能都用光了才勉強抵擋下來。

“你想怎么談?”余洛晟鼓起勇氣反問道。

“你不是談過嗎,你懂。”淺夢把問題拋回去給余洛晟。

“……”余洛晟一陣蛋疼。

深呼吸一口氣,調整一下心態,不能在對線上就被壓的死死的。

“你跟男生牽過手嗎?”余洛晟想了想,開口問道。

淺夢搖了搖頭,情侶之間的牽手是肯定沒有過的。

“要試試?”余洛晟找到了反擊的機會,帶著幾分不懷好意的説道。

他相信,淺夢一定會用眼神秒殺掉自己,于是一切將恢復到平靜。

“好。”淺夢猶豫了一會,后點了點頭,那張白皙如霜的面孔上多了幾分異樣的色彩,顯出了幾分少女模樣。

“……”余洛晟再一次語了。

很明顯,別人沒跟自己開玩笑,而自己顯得有些騎虎難下。

淺夢就站在那里,薄薄的睡衣隱約可以看到她肌膚的光滑與玉潤,她半低著頭,手是自然的垂下的,手掌仍然那么光潔白嫩,可能是剛洗完澡的原故還泛著牛奶般的光澤。

這雙手就放在那,似乎只要余洛晟敢伸過去,就能夠握到。

但是,這一切來的太突然,讓余洛晟徹底不知道該怎么辦還好。

“怎么了?”淺夢稍微抬起頭,有些疑惑不解的看著余洛晟。

余洛晟見她的眼睛很近,很深邃,很靈動,不由的一陣臉紅,腦子一抽的順應她説的,閉著眼睛往她手背上一抓

好滑,就好像是摸在了一塊光潔的玉上一樣,但同樣也有著玉的冰涼。

而淺夢,第一次被人這樣握著手,卻能夠明顯感覺到這個家伙的手掌是有一種滾燙的感覺,比自己有溫度很多很

“你的手怎么會這么涼?”余洛晟有些驚訝的問道。

她手涼的程度超出了余洛晟的想象,盡管大部分女孩子的手都很冰,但淺夢的手像是一塊冰玉,這已經不是尋常女孩子身體虛而導致的冰涼了,像是一種病態的冰冷。

“一直這樣……”淺夢神情還是那樣,可眼睛里已經明顯能夠看到一絲絲小慌亂。

這家伙沒有自己想象中的正經,還以為他不敢。

余洛晟皺了下眉頭,看了一眼桌子,桌子上放著一碗涼了的湯藥,滿滿的,明顯是一點都沒動過。

“你怎么沒喝?”

“幫夏凝做一個監控,忘了喝,涼了。”

“所以就不喝了?”余洛晟質問道。

淺夢欲言又止后卻沒敢吭聲,她反倒是一個做錯了事的小姑娘想辯解撒謊,又找不到一個好理由。

“我幫你重熬一碗吧。”余洛晟記得夏瑩星和自己説過淺夢的病況,那是一個很漫長的調理過程,而湯藥是必須每天都喝的,一天沒喝就有可能耽誤一整個月的療效,等于一個月就白喝了。

余洛晟可不想自己的搭檔突然間猶豫不同國家奔波比賽一下子就病倒了,生病時的淺夢太令人覺得害怕了,那蒼白的臉色和連睜開眼睛都滿是疲倦,讓人感覺好像她閉上眼睛之后隨時有可能再也不會睜開。

要談戀愛,那也好歹得把自己病給治好,別談到一半的時候來一個韓劇里面那種生死別離,這種感覺就像説好雙排結果你掉線再也沒連上一樣……

余洛晟回到了大廳,李圖川和張愛靜到房間里去了……應該是回他們各自的房間。

坐在沙發上,慢慢等著湯藥,這需要半個小時的時間。

回想起剛才的狀況,余洛晟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可相信,再加上酒精的昏沉,宛如一切都是一場艷福不淺的夢。

“算了,睡吧,明天還有比賽。”

煎好了藥,余洛晟把它送到了淺夢房間里。

淺夢應該也發了半個多小時的呆,余洛晟敲門而入的時候她還坐在臺邊看著遠處的夜色。

余洛晟把湯藥放下,卻沒有繼續再這里逗留的意思。

走出了房門,余洛晟回頭看了一眼已經愿意去喝那個苦藥的女妖孽,開口問道:“你是在幫我轉移注意力吧?”

淺夢愣了愣,旋即道:“差不多。”

“會起反效果的。”

“我不介意。”

“那我也該挺期待的,算了,不糾結了。明天還有很重要的比賽,我們得從小日本手上拿到很多分。”余洛晟説道。

“嗯,不算太難。”淺夢點了點頭。

“哈哈,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余洛晟笑了起來,剛要走,忽然發現淺夢把剛喝到一半的藥給倒到了盆栽里,這讓余洛晟臉上一僵,老子熬了半個小時的藥好嗎?

淺夢倒完藥,發現余洛晟沒走,反而是一臉蛋疼的看著自己的舉動。

“你放的是咖啡豆,不是我的藥。”淺夢冷冷不屑的對他説道。

余洛晟仔細那么一想,貌似自己剛才腦子亂糟糟的,看也沒看,還真把櫥柜里的咖啡豆給放下去了……

“呃……今天月色不錯……”余洛晟急忙關上門逃之夭夭。

……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查询